北京政法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一中院通报:涉保障性住房案转租牟利等违约情形高发

本站发表时间:[2019-04-13]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


原标题:骗购安置房 法院判决腾退

昨天(4月11日),北京一中院召开涉保障性住房纠纷审判工作情况新闻通报会。据通报,该院审理的涉保障性住房案件数量呈现出上升趋势,涉及的违约情形多样,其中违规转租牟利、拒不交纳租金、非法占有房屋、违法违规骗购、违规提前出售等是高发的违约情形。

在一起违法违规骗购安置房的案件中,虽然李某交纳了90多万元的购房款,取得房屋产权并入住,但法院经审理确认合同无效,判决李某将房屋恢复登记至产权单位并腾退房屋。

一组数据

案件呈上升趋势

“近年来,随着保障性住房建设分配数量的增多,法院受理的涉保障性住房案件数量也呈现出上升趋势。”据北京一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高萍介绍,2015年1月至2019年3月,北京一中院共审理涉保障性住房案件155件。

从案件类型看,涉保障性住房案件涉及经济适用住房、公租房、廉租房、自住房、限价房等各类保障性住房。

从案件占比看,涉经济适用住房的案件占比64%,涉公租房和廉租房的案件占比32%,涉自住房和限价房的案件占比4%。

从数量趋势看,涉经济适用住房案件的数量呈下降趋势,涉公租房案件的数量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占涉保障性住房案件的比重逐渐提高。

从案由分布看,合同纠纷占比69%,物权纠纷占比18%,婚姻家庭纠纷占比13%。

五个特点

违约情形多样

“政策法律性强、公共属性突出、社会关注较高是这类案件的三个特点。”高萍从五个方面介绍了一中院审理的涉保障性住房案件的特点,“家庭因素复杂是其第四个特点。”

高萍解释道,保障性住房多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申请,在发生离婚、申请人去世等家庭关系变动时,可能会影响家庭的保障性住房申请资格,导致出现非法占有等法律问题;另外,因家庭成员之间人身财产权利关系复杂,受保障家庭在享受保障权利的同时,极易产生居住利益分割等法律问题。

“涉保障性住房案件的第五个特点是违约情形多样。基于保障性住房的政策属性,房屋的分配、管理、使用和退出等方面均有明确的政策规定,比如公租房禁止转租、转借、擅自调换、擅自装修、改变用途、无正当理由长期闲置等。”高萍说,因此,涉保障性住房案件涉及的违约情形比较多样,其中转租、欠租、非法占有、骗购、违规交易等是高发的违约情形。

案例 1

转租公租房牟利

在石景山区某小区,杨某分得一套保障房。因为隔壁有一套保障房无人居住,杨某跟房主商量之后住到隔壁,将他自己的保障房出租。

2016年10月,他与胡某签订了《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把保障房租给胡某,约定每月租金2350元。此后,胡某向杨某支付了12个月的房屋租金及押金30550元并入住。

2016年12月,产权单位告知胡某,涉案房屋系北京市公租房,胡某不是原承租人,无法继续承租,故要求胡某腾退房屋;同时,产权单位告知杨某,其无权将该房屋转租。

胡某遂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与杨某签订的租赁合同,杨某返还胡某已经提前支付的房屋租金及押金23675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因涉案房屋系公租房,禁止转租,转租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依法应予解除。最终,法院支持解除双方签订的《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合同解除后,杨某应退还胡某剩余租期内的房屋租金及押金。

案例 2

违法违规骗购

北京某公司是西城区某安置房产权单位的合作方,负责定向安置房资格的审查工作。张某是该公司拆迁项目部的员工,他利用私刻西城区相关部门公章及伪造有关人员签字的手段,将多套房屋出售给不具备购买资格的人员。

李某并非拆迁区域的被安置人员,也未申请过定向安置房。张某称出于朋友义气,伪造李某的审批手续,致使产权单位误认为李某具有购买定向安置房的资格。2017年2月26日,产权单位与李某签订合同,约定李某购买一套86平方米的房屋。之后,李某依约取得了房屋的产权证书,权利性质为按经济适用住房管理。李某为此向产权单位支付了购房款及相关费用90多万元,之后房屋由李某占有使用。

法院经审理认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合同应属无效。产权单位承建的涉案项目是向特定人群出售的定向安置房项目,李某并非被安置人口,亦没有申请过购买定向安置房,其签约并取得定向安置房必然损害拆迁区域群体的安置利益。

法院判决,产权单位与李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应当认定为无效,李某应当将房屋恢复登记至产权单位并腾退房屋,产权单位返还李某的购房款等相关费用。

案例 3

强行“继承”房屋

2016年1月,家住延庆的刘甲与产权单位签订了《北京市公共租赁住房租赁合同》,其中第九条约定:如果刘甲在租赁期间死亡,合同自行解除;共同申请家庭成员经复核仍符合公租房申请标准的,可在重新签订公租房合同后,继续承租房屋。

2017年1月,刘甲去世,房屋由刘甲之女刘乙继续居住。当月17日,延庆区住房保障部门向产权单位发送一份取消家庭住房保障资格通知书,内容为刘甲家庭经复核已不再符合公租房配租条件。产权单位遂向法院起诉,请求刘乙腾退房屋,并支付房屋占用费。一审法院支持了产权单位的诉求,判决刘乙于2017年12月31日前腾房,支付房屋占用费7867.2元。

刘乙上诉称,虽然父亲已经去世,但自己作为共同居住人依然拥有承租的权利。另外,刘乙还称,自己智力低下,无任何收入,现又离婚,无力承担房租。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刘乙未取得家庭住房保障资格,未与危改办公室重新签订合同,一审法院判决刘乙腾退房屋正确,但考虑到刘乙的身体状况,判决多给刘乙半年时间腾退房屋。



    分享到: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郜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