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较真儿”公诉员周媛媛 办案七百无一差错

本站发表时间:[2018-01-14] 来源:法制网 作者:黄洁 汪盛 刘畅


周媛媛作为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

周媛媛深入学校开展法治宣传活动。

周媛媛,2007年法学硕士毕业,现任北京市房山区检察院职务犯罪检察部主任,检察委员会委员,曾获评北京市先进工作者、北京市检察机关先进个人、北京市检察机关首届公诉业务骨干。2017年2月,周媛媛参加第六届全国检察机关优秀公诉人业务竞赛,并以总成绩第三名荣获“全国公诉标兵”称号

一起嫌疑人是名惯犯的简单盗窃案,因为嫌疑人坚决不承认其中的一起指控,检察官便抽丝剥茧,反复梳理,终于为其排除了这起存疑的案件事实;一起备受关注的精神病人强制医疗“首案”,嫌疑人连精神病鉴定专业人员都成功骗过,却最终“栽”在了女检察官手里;一起盗窃油品团伙案中,狡猾的幕后主谋为了逃避打击巧妙设计团伙运行方式,自认为天衣无缝,但终归没能逃出女检察官缜密的思维和论证……

这位有点“神”的犯罪克星,就是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检察部主任周媛媛。在公诉岗位10年,她凭借着对每一起案件的“较真儿”,练就了出色的公诉业务技能,先后办理各类刑事案件700余件,无一错案。

小案精办赢嫌疑人认可

2007年,民商法专业硕士毕业的周媛媛,经过几轮竞争,成功进入房山区检察院公诉部,开启了她的公诉人征程。对于周媛媛来说,曾为学校演讲、辩论高手的她,这一岗位给了她更多发挥特长的机会,但最终让她成长为“全国公诉标兵”的,却远远不是“言语犀利”这么简单。

2008年10月,跟着师父学习了一年多的周媛媛接到了她独立承办的第一起案件,那是一件并不复杂的入户盗窃案。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犯罪嫌疑人向某伙同多人,多次实施入户盗窃行为。“类似这样的案件,嫌疑人结伙多次作案,案值不算大,办理的重点就在于核实案件事实。”周媛媛心里反复琢磨着办案思路,虽是一起“小案”,但对她来说却意义不凡,“一定要把自己的第一案办好”。

犯罪嫌疑人向某涉嫌10多起盗窃,但他坚持对其中的一起拒绝承认,反复强调:“我确实到过这个小区,但是我没下手。”这起事实的涉案金额只有100余元,无论定与不定都不会影响对向某的定罪量刑,可这事儿到了周媛媛这里却不是可左可右的小事。

为了查清这起事实,周媛媛沿着向某等人的犯罪轨迹,认真梳理案情,核对证据。结果发现,向某否认的这起事实,只有报案人的报案记录材料,虽然作案手法相似,但是没有赃款、赃物,被害人房间也无指纹、脚印、DNA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确实来过,最终房山检察院没有认定向某的这起犯罪事实。向某经法院审理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

虽然向某的获刑依旧在十年以上,但这名“老贼”对于周媛媛能够相信自己,排除了一起并不属于自己的犯罪事实非常感激,当庭表示悔改,以报答检察官对自己的信任。

就这样,周媛媛以一份犯罪嫌疑人的感激与信赖开启了自己的公诉职业生涯。从那之后,她那股子“较真儿”的倔劲儿便一发不可收。700多个案件的圆满办理,让周媛媛练就了稳中有进、精准指控的硬功夫。

“四大疑点”揭精神病疑云

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增加了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就在新规实施不久,一起轰动京城的“杀父伤母案”被移送至房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根据案卷中的专家鉴定意见,犯罪嫌疑人张某“患有精神分裂症,案发时无刑事责任能力”。

该案成了刑诉法新规实施后,北京检察机关办理的强制医疗首案,周媛媛完全可以根据现有证据和法律依据,轻松向法院提出强制医疗申请,顺利完结此案。但是,“较真儿”的周媛媛没有这样做:“这么血腥、恶劣的杀人案件,真的是一名精神病人所为吗?”这个疑问从拿到案件起,就一直在周媛媛的脑海徘徊,如果张某确定是精神病人,虽然犯了杀父伤母的严重罪行,也只会被强制医疗两到三年,但如果不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张某则要面临最高死刑的重罚。

抱着“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纵一个坏人”的理念,周媛媛对案卷进行了反复研究。公安机关的笔录显示:案发当天,张某因向父母索要房子和钱财遭拒,再次与父母发生矛盾,18时许,其在家中酒后持猎刀将父亲砍死,将母亲砍成重伤。事后放火,被赶到的民警抓获。此外,笔录提到,民警发现,张某在作案前将各种刀具藏在卧室各个角落,并从网上购买了头盔、尼龙扎带、透明塑料袋等,意图用于捆绑和运送尸体等。“如此精心的事前准备,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能做到的吗?”周媛媛的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笔录中还提到,张某和父亲矛盾特别尖锐,案发前一个月向老两口下过“最后通牒”:不过户房子,就要杀死父亲。作案时间也高度吻合。难道只是“碰巧”?周媛媛划出第二个疑点。

最大的疑点是伤情鉴定:父亲身中42刀,刀刀致命;其母亲的刀伤仅有6处。很明显,张某对父亲下手重,是有选择性地杀人,应该具有辨认和控制能力。

而杀人后放火,是为了自杀,还是掩盖罪行?警方到案记录载明:放火的隔壁屋是抓获地点,当时张某趴在地上。按照常识,着火后浓烟上升,趴在地上反而存活几率更大。周媛媛又划出第四个疑点……

诸多的疑点让周媛媛坐不住了。她开始跑图书馆查阅资料,并向多名精神病学专家求教,得到的信息是,精神病一般都有家族病史,而且很多心理疾病虽然存在性格缺陷,但是并不属于重症精神病。随后,周媛媛便对嫌疑人张某的亲戚进行了走访,发现他并没有此类的家族病史。

有了充足的准备,周媛媛才第一次来到医院,与嫌疑人张某正面交锋。

交谈中,周媛媛并没有把张某视为一名精神病人,而是从常人的角度先和他谈起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在张某发生了明显的情感波动后,又进一步将自己对案件的疑点一个一个抛出,令张某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

“诈病企图逃避责任,父亲有知,绝对不会原谅你的。”这句话,成为击溃张某心理防线的最后一记重拳。张某忽然崩溃痛哭,承认自己装病。原来,案发前,张某专门看了相关影视作品,读了精神病学的书,案发后便刻意模仿精神病人,试图逃避处罚。

被周媛媛识破了的张某,最终经鉴定确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因犯罪手段残忍、性质恶劣,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被限制减刑。

就这样,一起“首案”,历时两年,变成了一起恶性杀人案,凶手在检察官的努力下得到应有的惩罚。

抽丝剥茧挖幕后黑手

在2017年2月举行的第六届全国检察机关优秀公诉人业务竞赛中,周媛媛以优异的成绩问鼎全国公诉人最高荣誉,获评“全国公诉标兵”。十年磨一剑,源于周媛媛在案件办理上的苦功。

曾有一位辩护人在与周媛媛舌战法庭后评价说:“女公诉人表现很好,攻防非常有力。我开过不少庭,准备这么充分的公诉人,尤其在基层,比较少见。”对此,周媛媛露出浅浅的微笑,轻描淡写地说:“我就是把材料反反复复修改了几十遍。”

“几十遍”的研究,让案件的任何一个细节都已无法逃脱她的眼睛。

在一起团伙偷油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穆某有很强的逃避打击能力。他深藏幕后,和团伙所有人都只保持单线联系,使得其他团伙成员一一落网后,检察机关仍然难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对穆某进行指控。自觉天衣无缝的穆某自然也不会认罪,始终坚称自己只是倒卖,对于其他人偷油的事并不知情。

周媛媛这次算是“棋逢对手”。有人劝她,不要这么“较真儿”,把公安端来的“这盘菜”直接端到法院就完了,可周媛媛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嫌疑人逍遥法外。

在一次与其他团伙成员交锋的过程中,周媛媛经过巧妙讯问,使得一名案发后始终努力袒护穆某的嫌疑人开了口,如实交代了穆某教唆其偷油的事实。以此为突破口,周媛媛立刻建议公安机关从油罐里的油品同一性、资金往来等方面展开调查,指向穆某犯罪的证据一点点扎实了起来。

法庭之上,周媛媛拿出了她付出大量心血的公诉意见,结合在案证据,从案发前的教唆、案发时的行为方式、案发后的销赃以及钱款的归属等多个方面,对穆某的犯罪过程进行了充分论证。虽然在针对穆某的指控中,几乎没有“直接证据”,但周媛媛借助扎实的调查,缜密的论证,最终获得了法官的支持,穆某被认定为盗窃团伙的组织者、策划者、联络者,依法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正是凭着对每一起案件都一样的“较真儿”,周媛媛保持了700起公诉案件无一错案的纪录。周媛媛说:“在基层工作,接触的大多都是小案子。可是,案子无论多小,对当事人来说也都是大事,为了担当起检察官守护公平正义的职责,必须对每一起案件都做到精益求精。”

努力追求看得见的正义

□ 口述:周媛媛 整理:黄洁 汪盛

“每一个犯罪嫌疑人,毕竟只是一个嫌疑,作为检察官一定不能先入为主,一拿到案卷就认为这个人已经构成犯罪了,必须对全面的证据进行全面的审核。”

作为一名基层公诉检察官,我们每天面对的多是细琐之事,但正是这些细琐之事,决定了人民群众对司法案件的体验。案件无小事。看似薄薄的几本卷宗,可能承载的是几条沉甸甸的人命;看似司空见惯的小案,可能让人毕生积蓄毁于一旦;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可能决定着罪与非罪,进而是一个人的自由乃至生命。

天下难事,必做于易,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司法中万分之一的失误,对当事人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刑事司法的目的不是虐待和报复,而是在正当程序框架内依法查明真相,做到不枉不纵,最终实现看得见的正义。我将以至公无私之心,行正大光明之事,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我所承办的司法个案中切实有公平正义的获得感。



    分享到: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李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