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泪目故事 |“爸爸,你为什么不回家?”

本站发表时间:[2017-06-10] 来源:中国长安网 作者:


中国长安网记者 王淑静

近日,一张小男孩和警察在街头的照片刷爆朋友圈。

路过的群众说,小男孩一定是走丢了,要不然怎么会拉着警察的胳膊哭得这么伤心?

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他们是一对父子。

照片里的警察叫孔洋,31岁,在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工作。7日晚间,高考第一天,他和同事正在执行巡逻任务,正好被逛街的妻子和四岁的儿子嘟嘟(小名)遇见。

远远地看到站在巡逻车旁的爸爸孔洋,小嘟嘟兴奋地甩开妈妈的手,快步跑到跟前,摇着爸爸的胳膊:

“爸爸、爸爸,你几天没回家了?”

“爸爸,你怎么还不回家?”

面对儿子稚嫩的“质问”,孔洋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摸着孩子的头说:“你和妈妈先回家,爸爸还要上班。”听到这,嘟嘟委屈地哭了起来,他抱着爸爸的手臂哭喊:

“我要和爸爸一起回家……”

“当时别提多难受了”

为保障高考,孔洋所在的蓬溪县公安局集中在6月5日和6日夜间,对影响考生休息的社会环境开展清查行动。

“从晚上8点到12点,主要对夜市、KTV和广场等嘈杂的场合进行巡察。”孔洋告诉中国长安网记者,由于7日和8日要上班,行动结束后,他没回家,直接住在了单位。

7日早上8点,孔洋带领的勤务组来到某高考考点,拉开警戒带,将考生家长、围观群众和散发传单人员等进行隔离,保障考场周围秩序,直到下午5点考试结束。

当天大约有3000多考生,期间孔洋和同事们还负责考点内外巡逻和考生进门验证的工作。

(孔洋和同事们在高考考点执勤。蓬溪公安供图)

19点左右,孔洋一行七人,来到县城最繁华的红星桥附近巡逻。

碰到妻子和儿子嘟嘟时,他刚和同事巡逻完,回到警车旁。

“他很开心地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嘴里一直嘟囔:爸爸,你怎么还不回家?”在人群中突然看到家人,孔洋觉得欣喜又意外。

从警5年来,妻子早已习惯他经常性的加班和值班,但每次听到电话中儿子稚嫩的问话: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该如何回答。

呆了几分钟后,孔洋对嘟嘟说,“你和妈妈先回家,爸爸还要上班。”心情正好的嘟嘟,立马着急得哭了,用力抱着孔洋的大腿,带着哭腔喊着:“爸爸和我一起回家。”

“听到儿子这么说,当时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回忆当时的场景,孔洋声音颤抖。

孔洋站着,摸着嘟嘟的头,继续哄道:爸爸一会儿就回去,你和妈妈先走。嘟嘟抽泣起来,低头拉起爸爸的手臂,擦着眼泪。

孩子的眼泪落在自己手臂上,孔洋心头泛起一阵心酸和愧疚。

“儿子拉着我哭的时候,路过的群众有人议论,这可能是谁家孩子找不到爸妈,来求助警察了吧,不然怎么会哭的那么伤心。”孔洋说。

(儿子拉着爸爸的手臂擦眼泪)

孔洋赶忙蹲下来抱起嘟嘟,嘟嘟不再说话,只是搂着他的脖子,不停地抽着鼻子。他一边哄着,一边给嘟嘟擦眼泪,自己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爸爸抱着儿子)

(爸爸给儿子擦眼泪)

一旁的司机李师傅看到这一幕,提议说“要不我给你们一家人照张相吧。”

孔洋抱着嘟嘟,站起身,一家三口在夜色中留了影。

照片上,嘟嘟的两手仍紧搂着爸爸的脖子,撇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拍完后,孔洋把嘟嘟放下,心中满是愧疚。妻子拉着儿子的手离开了,“走的时候他很不情愿,还在小声哭。”孔洋哽咽了。

儿子最早认识的字是“公安”、“警察”

在调到县巡特警大队之前,孔洋在刑警队工作,那时嘟嘟不到一岁。

“刑警的工作任务很繁重,经常半夜接到电话就要出门,有时候为侦破一起案子,加班加点、出差抓捕是常态。”

孔洋记得,最长的一次,是一个多月没回家。

嘟嘟三岁半时,孔洋被抽调到现在的岗位工作,负责维稳处突、治安防控,抢险救灾等。日常要巡逻执勤、值班备勤,遇到像高考这样的大事件,进入应急备战状态时,也不能回家。

嘟嘟在家中不常见到爸爸,在外边倒是碰到过几次。

“一般都是在巡逻的警车旁碰到,每次匆匆看上几眼,待上几分钟,就觉得很满足。”孔洋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现在,为了能和孩子多相处,调休时,他会早早去幼儿园接嘟嘟。“他很喜欢写字,会让我陪他一起写字、识字,一起玩游戏。”

“在外见的次数多了,‘公安’、‘警察’成了儿子最早认识的字。每次看到警车或者带有公安标志的警务室,他就像看到爸爸一样,兴奋地说,这是公安、那是警察……”

中国长安网6月10日电



    分享到:



    [供稿单位: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李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