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英雄连龙女儿小悦悦白血病治疗追踪:我爸爸是警察 才不会抓我呢

本站发表时间:[2017-06-29] 来源:中国长安网 作者:郭美宏


1月15日凌晨,新疆民警连龙因心脏病医治无效去世,离去前,他留给世界“最后一个敬礼”,“两千万个回礼”见证了冬日里的悲壮。

3月23日,连龙的女儿连悦雯(小名“悦悦”)被查出身患白血病,这个刚刚经历悲痛的家庭再次笼罩在悲伤的阴云下……

4月5日、6日,中国长安网对此作了追踪报道,并发起了为小悦悦捐款的活动,众人也用行动增添了小月月一家的希望。日前,中国长安网记者来到上海看望正在这里治疗的小悦悦和她的家人,为大家带来小悦悦的最新情况。

小悦悦,别怕!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都在为你加油!一定会好起来的!

窗户射进午后的阳光,见我们进来,小姑娘扭头好奇地睁大眼睛:“阿姨好!”

4岁的悦悦正在看动画片,向妈妈要零食地同时,还主动拿一份塞进我们手里。

递过零食来的小胳膊上非常显眼地插着一个针头——由于经常扎针打点滴,小悦悦的手脚已经被扎得“找不到血管”,于是便用上了这种“留置针管”,可以较长时间不用换针头。为了防止磕碰到,妈妈在针头周围裹了一圈保鲜膜。

6月17日,中国长安网记者来到上海,看望小悦悦一家。上面那一幕,就是刚进门时的情景。

悦悦小脸鼓鼓的,好像很胖的样子,但妈妈李鸣说孩子的体重并没有增加:化疗初期,因为激素原因,她的小脸曾“胖”到发亮。

患病初期,悦悦一直精神状态不好,不愿意多说话。而且由于血小板过低,稍微磕碰一下身上就会出现出血点。正是爱玩爱闹的时候,她却不得不一直躺在床上。而此时,悦悦正顺着床沿爬上爬下,妈妈小心地用手护着,“现在精神好多了,有时她还能蹦几下呢。”

“要坚强、勇敢!”

悦悦拿出自己的玩具给我们展示,除了娃娃和小熊,悦悦还有玩具听诊器、注射器。妈妈说,悦悦玩开心了,常拉着奶奶和妈妈配合自己,“躺好别动,我来给你做腰穿。”悦悦拿着绿色的针筒一脸认真地说。

撩起悦悦后腰的衣襟,五六个青黑色的针眼清晰可见。

“一开始做腰穿,孩子在屋里哭,大人在屋外哭。”妈妈说,后来她意识到,其实除了疼,孩子哭主要还是因为不了解而害怕,于是她慢慢就会给悦悦讲解接下来要做的治疗项目。

“悦悦,打针时要怎么样?”

“要勇敢、坚强!”小姑娘抬起头脱口而出,眼神清澈。

进入化疗期,小悦悦不需要再一直住在医院,但相关的检查不能落下。几乎每天早上,妈妈都要带悦悦去做血常规检测,如果几项重要指标还算正常,就可以隔一天再测。

现在每次扎针,悦悦都不会哭了。妈妈担心她看着针头害怕,伸手挡在孩子眼前,“悦悦不看”。可小姑娘仍歪过头眨巴着眼睛看护士操作。

让奶奶心疼的是每月一次的化疗。刚做完化疗,悦悦会因为全身骨头酸痛,甚至走不动路。

从医院回到出租房的路上,悦悦软软地趴在妈妈肩头,每次有骑自行车的小朋友路过,她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很久,一直到小自行车消失在视野里。

“爷爷,把我自行车上的铃铛拨几下给我听。”跟爷爷视频的时候,悦悦忍不住央求。

“我爸爸就是警察!”

“回新疆的话,悦悦想看谁?”

“看爷爷和哥哥。”

10岁的哥哥连昱森现在上四年级,爸爸刚离世,妈妈、妹妹和奶奶又这么久没有回家,小男孩在电话里说着说着就会忍不住哭鼻子。

“后来大概是老师同学知道了他妹妹生病的事,经常会关心他,他可能也就慢慢理解了,没再电话里一直问了。”李鸣既心疼又无奈,“最近儿子要期末考试了,等放暑假了就把他接过来看看妹妹。”

为了省钱,李鸣精打细算,很多日用品都从网上买,但白天悦悦一家通常都在医院,邻居家的上海老奶奶就常帮她们代领快递。悦悦晚上回来后,经常会听到老奶奶敲门喊:“有你家的快递!”

一来二去,悦悦就学会了这句上海话“有你家的快递!”一开口,把大家都逗乐了。

上海老奶奶很喜欢悦悦,笑眯眯地说:“这个小孩特别乖。”

其实,悦悦有时候也会淘气,缠着妈妈要零食。“悦悦要听话,否则警察叔叔会来抓你的。”老奶奶在一旁安抚。

“我爸爸就是警察!才不会抓我呢。”悦悦理直气壮地回答,满脸笑意,却不见一旁大人的眼神一暗。

“我们等着你”

悦悦现在状态好多了,但还是会有让人揪心的时候。

化学治疗药物都具有骨髓毒性,会导致患者血小板减少,正常情况治疗后会逐渐回升。

但4月29日出院后,悦悦的血小板值却越来越低。输了四天液体仍不见好转。5月6日,悦悦发起烧来。

输注血小板是最有效的办法——但此刻医院却没有血小板的库存了。

“都急死了。”李鸣至今心有余悸。万般无奈之下,她联系了上海交通广播电台的《1057大家帮》节目。“4岁小姑娘悦悦急需血小板”的声音很快在这个城市上空响起。

第二天,就有听众孔先生主动联系电台,表示愿意捐献。因为抽血要空腹,5月8日,孔先生一大早就赶到血站捐献血小板。

而此时,悦悦的血小板值已经低到了4个单位,而正常人应该在100到300之间。

“幸好还算及时赶到,希望血站能快点把血小板送到医院给悦悦输上。”孔先生说,“千万别客气,有事情尽管找我们,我们时刻准备着。”

5月9日,淡黄色的血小板终于缓缓流进了悦悦的血管。

不久,孔先生还到病房看望了小悦悦,一起到来的,还有他三个孩子通过贺卡送来的祝福:

“相信你一定很快好起来,到时候我们邀请你来家里做客,我们给你做好吃的,带你喂金鱼,还要带你到我们学校、我们的班级去参观,那里有许多小朋友,真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我们等着你。”

“你是英雄的女儿,更是大家疼爱的天使,祝你勇敢战胜病魔!”类似的祝福卡片还有很多……

眼前的悦悦,正抱着玩具娃娃,小娃娃嘴上叼个小奶瓶。悦悦问妈妈:“小娃娃奶瓶里装得是什么啊?”

“小百肽。”妈妈故作认真地说。小百肽是悦悦每天都要吃的一种特殊奶粉。

悦悦生病后吃东西有很多禁忌,医生嘱咐吃这种奶粉补充营养。由于经过特殊处理,这种奶粉并不是那么可口。

“小百肽不好吃,小娃娃不爱吃。”悦悦撒娇。

“小百肽可以补充能量,小娃娃最爱吃,吃了才能长高。”妈妈哄悦悦。

“那我也要吃小百肽!”悦悦兴奋起来,“我也要长得很高很高!”她把一只手使劲伸得高过头顶……

 



    分享到:



    [供稿单位: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软雨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