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一声呐喊救了两人,自己却倒在夜色中……

本站发表时间:[2017-07-27] 来源:中国长安网 作者:王蓉


“这次是距离最远、最难受、最最痛苦的一次。见到了爸爸,他却躺在那里,可我竟然不能去抱抱他,我怕弄疼了他身上的伤口……我永远没有爸爸了!”蒋子明的女儿望着长眠不醒的父亲,泪如雨下。

 

 

  (图:追悼会现场)

7月25日,江苏淮安交警支队高速一大队民警蒋子明的追悼会在淮安殡仪馆举行。500多名公安民警和市民来到追悼会送蒋子明最后一程。

7月23日凌晨,蒋子明在执勤巡逻中,冒险救助一辆故障车驾乘人员时,被另一辆货车撞击。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那件穿了很久的反光背心,陪伴他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本该轮休,却依旧选择坚守

京沪高速是南北交通大动脉,每天有4万多辆车从一大队辖区过境。到夜间,更是各类大货车过境高峰,其中大部分集中在由北向南方向。在这条单向只有两车道的高速上,飞驰而过的大货车让人胆战心惊。

7月22日,那个毫无征兆意外会突然降临的普通夜晚。唯一特别的是江苏淮安地区持续不断的高温,罕见的高温天气,使白天和夜晚几乎没有温差,风吹来也只是带来一阵热意。

本该轮休的蒋子明顾不上休息,“持续不断的高温给道路交通管理带来很大压力,原本警力紧张的大队里显得更加捉襟见肘。”

 

 

  (图:蒋子明生前在路上执勤)

上午,蒋子明主动到单位参加了3个小时的路面巡视。中午11点半结束后备勤,作为大队兼职法制员处置日常案件。

夜里11点30分,蒋子明又带着辅警高伟上路巡逻了。到下半夜2点,已经巡逻近3个小时的蒋子明,警服全汗透了,汗迹没有放过一个地方。

这时,他忽然接到指令,在京沪高速上海方向楚州枢纽附近,一辆大货车抛锚,停在行车道内无法移动,2名驾乘人员急需救助。

“抛锚车和人呆那儿太险了!”那地方是个Y型分道口,两边都跑大货车对路况十分熟悉的蒋子明不敢想太多,脚踩油门,迅速赶往现场救援处理。情况紧急,晚一分钟两名驾乘人员就多一分危险。警声在京沪高速上空急速盘旋,伴着未曾缓解的高温。

  一声呐喊救了两人,自己却倒在夜色中……

凌晨2点12分,蒋子明和高伟抵达事发地点。

只见一辆重型白色厢式大货车正停在导流线上,导流线的左侧通往上海方向,右侧去往盐城方向。车后胎甩在几十米外,故障车未按规范设置警示标志,两侧不断有车辆高速通行。

两名驾乘人员站在抛锚的大货车边上,看着不断驶过的大货车,不知所措,不停向两边张望。

“因为害怕,司机于某和搭档并未按规范设置警示标志。”高伟说,此时两侧路上每隔几秒就有大货车飞速开过,于某和搭档非常危险。

蒋子明和高伟把警车停在前方。下车后,高伟熟练地去放置警示锥桶,而蒋子明则去带二人到护栏外安全区域。

“危险,快离开!”蒋子明边说边伸手引导二人到安全地带。

“砰”一声巨响,升起一阵白烟。

几乎是一瞬间。一辆悬挂黑龙江号牌的重型货车,从蒋子明身后直接冲了过来,没有丝毫迟疑,猛地撞在抛锚车上。就在二人顺着蒋子明指引转身脱离险境的一刹那。

站在抛锚车左前方正在进行引导的蒋子明被撞倒卷走,瞬间消失。两车车头紧紧贴着,没有一丝缝隙。巨大的碰撞让两个车头冲下右侧护栏数米后才停下。

短短几秒钟。

“就在我们转身的工夫,就撞上了。当时就吓傻了,货物散落一地,那位警官却不见了。”惊魂未定的2人转身追到车身下,找了一圈还是没发现蒋子明的身影,当即感到情况不妙。

正在抛锚车后方搬锥桶的高伟发现有辆大货车直冲而来,刚抬头,那辆大货车就已从身边闪电般地冲过,接着就听到猛烈的撞击声,火花四溅……一切都来不及了。

“蒋大哥!蒋大哥!”看不到蒋子明的身影,高伟急忙往回找。听到有部电台在地上响,他追着响声跑了过去。

 

 

  (图:事发现场)

“就在大货车身下找到一件反光背心,那是蒋哥的!”

不祥的预感冲上脑门。高伟爬到大货车中间部位找到了蒋子明,但见他的身体已被撞折。

蒋子明身上的警服再一次湿透了,这一次是他的鲜血。

身上的反光背心布满血迹,蒋子明只剩下微弱的气息。身子和腿部折在一起,被紧紧地压在大货车下,动弹不得。高伟眼泪“唰唰”地滚落下来。

  生命中最美好的30年,在警营度过

“是他救了我们的命啊!是他救了我们的命啊!”悲痛之下的于某,反复重复着这句话,蹲在路边,失声痛哭。夜幕中,这个Y字形路口高温不散,只有警示的警灯还在远处一红一蓝地闪动着……


  (图:追悼会现场)

23日早晨6点半,被送往医院抢救的蒋子明没能醒来。3天前,他和家人一起刚刚度过自己的51岁生日。

51年的生命长度里,蒋子明从警了30年。在成为一名交警之前,蒋子明曾在看守所、刑警大队工作过,岗位不断变化、业务繁杂。曾侦破查办走私案、非法宗教组织、涉车涉路等治安刑事案件100余起,教育改造留所服刑人员300余人,查处各类道路交通违法行为万余起,无一投诉。

 

 

  (图:蒋子明生前和同事一起执勤)

2016年至今,蒋子明审核的案子没发生一起错误,没出现一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案。无论在哪个岗位上,蒋子明都是出了名的“老黄牛”,创造了“零迟到、零早退、零工休”的惊人记录,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

工作中,蒋子明十分随和,但在生活里,却异常坚韧。父亲瘫痪在床,他从未向单位提及过,总是选择下班后或轮休时去医院照料。他一直有个心愿,就是等父亲病情好转了,全家能有机会到国外转转。

这源自蒋子明跟女儿的一个约定:女儿在马来西亚工作满一年后,一家人抽个时间去休假,到时候,希望能带上爷爷。然而,如今这一愿望落空了。

得知噩耗,蒋子明的女儿连夜从国外飞回来。她愧疚不已,“作为女儿,还没好好孝敬爸爸,可他就这样离开了。”

蒋子明的妻子也在自责,怪自己没有关心照顾好他。她说,一定会把瘫痪在床的父亲照顾好,“就当子明还在一样”。



    分享到: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段立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