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养儿防老却老无所依 执行难破但上善浓情

本站发表时间:[2018-04-10]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吴明慧


由于儿女不在身边,没有人照顾,84岁的孙大爷和李大妈卖掉了最后的一套房子,住进了养老院。去年养老院搬家,前来帮忙的三儿子临走时拿走了老两口仅存的积蓄。三儿子满口答应“随要随给”只是替爹妈保管,李大妈却怎么也没想到直到老伴去世都没要回自己的钱。在养老院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孙大爷和李大妈将三儿子孙某告上了法庭,索要自己的36.5万元存款。经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审理,支持了老人的诉求,但孙某却并未履行生效判决。

执行伊始 噩耗传来

4月2日上午8点半,房山法院执行一庭张春生法官的电话响了,原来是李大妈所在养老院工作人员的电话,“张法官啊,您今天晚点过来行不,孙大爷上周五去世了,今天出殡,上午家里没人……”

今天是周一,上周联系好今天去执行李大妈这个案子,却意外得到这个消息,张法官心里很不是滋味,申请执行人之一的孙大爷还没等拿到本属于自己的养老看病钱,就已经去了,唉,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行,那我下午过去,请您转告李大妈,请她节哀。对了,孙某去了吗?”

谁能想到,孙某竟然没有参加他父亲的葬礼,养老院的人代李大妈给孙某打了电话,却被骂了回来,其表示跟他没关系。真的是没关系么,这恩情到底是没了。

往事重重 心存愧疚

李大妈和老伴此前有三套房子,俩人退休金每月也得有一万多元,生活原本可以衣食无忧,本想住进养老院安享晚年,却不料自己的晚年会如此凄凉、窘困。

李大妈多年前卖了第一套房子,将4万元的房款给了做生意的大儿子,后来大儿子定居甘肃,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没有来往。后来,老两口又将卖第二处房产所得的68万元,以及28万元存款给了二儿子,但老人因经济拮据,向二儿子索要生活费时,却遭到拒绝。虽然,法院最终判决老人胜诉,但钱款还是没要回来,亲情也不在了。

孙某是孙大爷和李大妈的三儿子。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孙某曾未尽过孝道,与父母也没有往来。可偏偏就是李大妈心软,她觉得曾经给过大儿子和二儿子或是房子或是钱,但就没给过三儿子什么财产,她不想亏欠三儿子。就在2015年6月,李大妈以39万元的价格卖了第三套也是最后一套房产,又添上1万元,凑了40万,硬是让养老院的护工开着车给三儿子孙某送去,孙某还签了收款字据。从此,孙某对老两口的态度有了180度大转变,时常来养老院看望父母。

养儿防老 却老无所依

2017年3月,养老院所在的燕山某村面临拆迁,李大妈只能随之“搬家”,碰巧这天三子孙某也来了。他见母亲粗糙的手腕间缠绕着一个蓝色的尼龙口袋,攥得紧紧的,就上前询问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李大妈看着眼前的小儿,又看看出出进进的搬家工人,她告诉孙某,这口袋里装的是他们老俩的户口本、身份证、银行卡,全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是老两口养老的本钱。孙某让李大妈把口袋交给他来保管,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就给送过来,随要随给。李大妈心想:不相信儿子,还能相信谁呢,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他一定要保管好。可从那以后,孙某就不曾再露面了。

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5月,孙大爷患病,住进了北京某医院,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李大妈血压高得厉害,却迟迟不愿意去医院看病,总是吃一些药盯着。养老院的王某看到这幕,劝老人有病不能抗着,得赶紧去医院,万一有个好歹,养老院也承担不起责任。听了王某的话,李大妈声泪俱下,颤颤巍巍地告诉王某,自己的钱都让三儿子拿走了,让他把钱拿回来给他爸看病,他却翻脸不承认了。

王某与孙某见过多面,长孙某几岁,平时交流还比较融洽。王某见状拨通了孙某的电话,向他描述了其父孙大爷的症状,并要他送老人去医院,孙某却说这是他家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管。

难忘过往 难料今朝

不想发生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其实,李大妈也曾预见过这个结果。因为她很了解自己的儿子。多年前孙某的儿子得了一种怪病,正当时李大妈夫妇瞒着所有人看中了一处房子,已经交了押金。是买房还是补贴儿子救孙子,李大妈老俩犹豫了好久,但最终只给三儿子送去了5000元,就没再过问孙子的事,还搬了新家,远离了三儿子。

事情虽过去了多少年,但孙某还在记恨着老两口。也正因为如此,李大妈觉得亏欠三儿子,所以卖了最后一套房执意将钱给孙某送过去。但现如今,孙大爷病了必须救治,孙某拿走的是自己的养老钱,不能再纵容他了。

某日,李大妈在养老院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到银行查了交易明细,发现卡里的钱早在交给孙某的当天下午就被他取走了。

最终,在养老院王某的建议下,孙大爷和李大妈作为原告,将三儿子孙某告上了法院,要求法院判决,孙某返还36.5万元。开庭时,三儿子孙某辩称,父母的确给了36.5万元让自己保管,但父亲生病后,他已将其中的11万元,分六次返还给了母亲,给钱时,旁边没有他人。孙某不再是拿到母亲钱时的样子了,他努力的辩解,百般推诿,相恨多年仇与怨都要爆发出来似的。孙某还说,母亲曾承诺将36.5万元中的11万元赠予自己,用于给孙子治病。他同意返还父母25.5万元。但两位老人均不认可孙某的说法,要求儿子返还全部的36.5万元。

经房山区人民法院审理,因为被告孙某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所说的事实,法院最终支持了两位老人的诉求。但孙某并未履行法院的判决。

强制执行 法理有真情

孙大爷已经过世三天,今天是出殡的日子,孙某仍不愿送他父亲最后一程。张春生法官叫上助理白雪梅,带上两个法警,驱车前往房山区燕化星城小区。

砰砰砰……敲了五分钟,没人开门。孙某能去哪?

嘀嘀嘀……电话终于接通了。原来,孙某在卧室睡觉。

屋外暖阳晒满了大地,但孙某的屋内并未照进阳光,阳台晾晒的衣服将阳光遮挡得严严实实。“谁让你们开灯的,我家没钱,我得省着点用。”进入孙某家中后,因为光线较暗,法警将客厅灯打开,但是孙某立刻将灯关掉。“屋里那么暗,我们还要给你做笔录,把灯开开,咱们坐下来聊聊……”当法警再次打开客厅灯时,孙某情绪十分激动,不仅拒绝落座还拒绝回答法官的问题。

“你父亲上周五去世了,今天出殡你都没去……”法官的话音未落,孙某开始语无伦次,“没人通知我啊……没人打电话告诉我……那我现在就去……”孙某忽然没了底,他承认自己拿了母亲的钱,但没说不给,他已经把钱存进银行了,等4月底钱才能出来,等那时再还给母亲。法官当即质问,你把钱从你母亲的银行卡里取走,存到了自己的账户里,那你有没有把银行卡或是存折交给你母亲呢。孙某仍百般狡辩,说卡在自己身上,怎么给母亲。并且对执行法官上门强制执行提出异议,“你们这么多人来我们家,我犯什么法了”,“你确实违法了,没有履行法院生效判决就是违法。”随后,鉴于孙某情绪比较激动,执行法官决定将其带回执行局进一步沟通。

可执拗的孙某,到了房山法院执行局后,做出的举动更让人不解。面对法官提出何时归还父母存款的问题时,孙某一概不理,仰着头,抖着腿。法官劝说,那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你应该尽孝道赡养她,而不是拿走她养老的本钱,又弃之不理。听到这些,孙某终于开口说话,他向法官申请要求给自己戴着手铐去见母亲,他要与母亲当面说清楚。

最后,因孙某拒不配合法院执行工作,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法官决定将其司法拘留。

生者健在 孝化云烟

睹物思人依稀在,碧水苍云幻音容。虽然上午的强制执行并没有将全部案款执行到位,但执行法官张春生决定下午去看望下李大妈,告诉她执行的进展。孙大爷刚刚过世,李大妈正需要陪伴和慰藉。

当天下午,张春生法官同助理白雪梅来到位于房山区饶乐府村的一处农家院。李大妈的背弯拱得更低了,婆娑的泪眼,看得穿这世上的纷扰。老人已84岁高龄,因患有高血压,和法官谈话前先服了药,说到激动处仍气喘吁吁。李大妈称,上午老伴下葬时只有女儿一人前来送殡,三个儿子均未现身。她执意要说说这事情的原委。张法官耐心地听着。“不相信儿子,还能相信谁,但谁料想,儿子是最不能相信的人啊!”

因为往事不能释怀,李大妈以为她给了三儿子钱,就能得到他的谅解和赡养,但谁也没料到,仅存的孝道也为云烟。

打击拒执 法理有情亦无情

“大妈,请您节哀,大爷去世是喜丧,您不要过度伤心,照顾好身体。”张法官握着李大妈的手说道,“我已经将您三儿子的银行账户冻结了,不过还差几万块钱。但您放心,案款很快就能执行到您的账户上。还有,我们帮您教育教育您儿子,这人,太倔啦!”

“谢谢张法官,您该打打该骂骂,他是家中老小,从小就被惯着,老了老了还活不明白。您费心啦!”

张春生法官告诉李大妈,法院不会打人,要文明执法。但法理有情亦无情,法院会坚决打击像孙某这种拒不配合执行工作、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人,必要时还会判他刑。



    分享到:



    [供稿单位:市高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于平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