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唤醒青春的噩梦 法律援助为他疗伤(下篇)

本站发表时间:[2018-05-31]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


2015年12月,年仅15岁周思豪(化名),在北京某商贸公司工作时被同事撞伤,事故导致他的肋骨骨折、肺部感染、牙齿脱落……由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公司老板并不承认与他存在劳动关系,这家“理直气壮”的商贸公司,让周思豪及家人见识了什么叫做不讲道理……

事故发生后,周思豪在家人的帮助下申请了法律援助,从2016年2月至2017年1月,近一年的时间,案件先后经历了仲裁、一审、二审、再审四个阶段,通过志愿律师的不懈努力,周思豪与商贸公司间的劳动关系终于得到法院生效判决的确认。

漫漫维权路中最关键的一步总算走了过来。然而,这只是周思豪维权之路的第一步。确定了劳动关系,之后还有工伤认定、双倍工资赔偿、解除劳动合同等官司要打,这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只有拿到切切实实的赔偿,周思豪才能获得进一步治疗,这场噩梦才能彻底宣告结束。今天,我们就将继续为您讲述这段复杂且艰难的维权故事。

工伤认定,迫在眉睫

在确认劳动关系案件的二审中,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了北京市德润律师事务所的张丽琴律师代理案件。周思豪的姐姐对弟弟的案件非常上心,她添加了张丽琴律师的微信,关于案件的有关问题都会第一时间向张律师请教。

拿到法院确认劳动关系的生效判决后,张丽琴律师告诉他们:现在有了生效判决,就可以依法申请工伤认定了。单位不为劳动者申请工伤的,劳动者及其家属可以自己向劳动部门申请认定工伤。同时,张律师还详细地告诉了他们需要准备的材料:包括工伤认定申请表、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

2017年4月,北京市丰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认定周思豪在2015年12月所受事故伤害为工伤,并为周思豪发放了工伤证。

2017年5月,周思豪所受伤情经北京市丰台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玖级。周思豪所工作的商贸公司对工伤认定结果不服,提起了行政诉讼,该诉讼请求后被法院依法驳回。

双管齐下,争分夺秒

在申请认定工伤的同时,张丽琴律师告诉受援人周思豪,也要抓紧时间提起另外一个劳动争议之诉——也就是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赔偿,一定要双管齐下。因为双倍工资的诉讼时效是一年,所以一定要抓紧时间办理。

于是,2017年1月,周思豪向丰台区仲裁委递交了仲裁申请,要求该商贸公司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及工资差额等费用。2017年6月,丰台区仲裁委部分支持了周思豪的请求。周思豪不服,再一次向北京市丰台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了法律援助,在志愿律师的帮助下提起诉讼。

在一审审理中,志愿律师表示,该商贸公司至今未与周思豪解除劳动关系,商贸公司也没有与受援人签订劳动合同,没有安排年休假,并克扣工资,并就此提交了之前的工资明细表照片打印件。工资明细表显示,周思豪2015年8月至2016年2月期间实发工资数额为500元到900元不等。然而商贸公司对这些证据都不予认可。志愿律师认为,周思豪的实发工资低于同期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所以商贸公司应该支付周思豪工资差额。

商贸公司辩称,曾于2016年2月通知周思豪上班,周思豪没有来上班视为自动解除劳动关系,并主张周思豪的请求超过仲裁时效,且其受伤后没有再来公司上班,公司不应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赔偿。受援人周思豪表示,没有收到过任何要求上班的通知。

法院经审理认为,商贸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该就周思豪的工资支付记录承担举证责任,而其却未就此提交相关证据,所以周思豪关于工资支付情况的主张,法院予以采信。周思豪停工留薪期结束后,未向商贸公司提供劳动,商贸公司也没有为周思豪安排工作,所以商贸公司应该支付周思豪这期间的基本生活费用。

对于赔偿双倍工资的请求,法院认为,周思豪于2017年1月20日申请劳动争议仲裁,故其要求商贸公司支付2015年9月10日至2016年1月20日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一年的仲裁申请时效,法院不予支持。但商贸公司应该支付周思豪2016年1月21日至2016年8月9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9千余元。周思豪并未连续工作满一年,故对其要求商贸公司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请求,法院没有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于2017年8月判决该商贸公司支付周思豪双倍工资赔偿、工资差额、停工留薪工资及工伤期间基本生活费共计3万余元。

商贸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再一次指派熟悉案情的张丽琴律师承办此案。在二审阶段商贸公司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法院认为,已经确认了周思豪与商贸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现在也并没有证据证明周思豪发生工伤后商贸公司做出了合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行为,所以周思豪根据双方劳动关系主张停工留薪期工资及基本生活费有理有据,一审法院对他的诉讼请求合理部分予以支持,并无不当。

因周思豪在职期间商贸公司没有依法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所以该公司应当支付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一审法院根据时效规定对周思豪有关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请求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正确合理。

二审法院驳回了商贸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经过了一裁二审,赔偿判决终于生效了。拿到这份沉甸甸的生效判决时,周思豪百感交集……他第一时间告诉了张丽琴律师,张律师也非常高兴,主动帮他起草了申请执行的文书。

解除合同,静待天明

2017年7月,周思豪第三次向丰台区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以商贸公司未给自己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请求与该商贸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工伤医疗费等。

2017年12月,丰台区仲裁委作出裁决,部分支持了周思豪的仲裁请求。双方均不服,均提起了诉讼。

北京市丰台区法律援助中心第三次为周思豪提供了法律援助服务。周思豪在志愿律师的帮助下,再次提交了证据。

志愿律师认为,周思豪停工留薪期至2016年4月,之后未再提供劳动,该商贸公司应按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周思豪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周思豪经认定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玖级,应当享受相关工伤待遇。商贸公司没有给周思豪缴纳工伤保险,导致周思豪要求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救助金、住院伙食补助费、医疗费等无法通过工伤保险基金进行支付,商贸公司应予以支付。

最终,法院采纳了志愿律师的意见,判决商贸公司支付周思豪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3千余元,支付周思豪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万余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4万余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4万余元,并支付周思豪看病期间的伙食补助费、医疗费8千余元。

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商贸公司显然不服,又“理直气壮”地提起了上诉。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还将继续为周思豪提供法律援助服务。

周思豪未满16周岁到该商贸公司工作,本以为自强自立了,却被一场意外搅乱了正常生活。遇到百般推脱的公司老板,只有通过法律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从2015年12月受伤,到现在2018年5月,历时30个月的维权路,还没有完全解决工伤赔偿问题。但无论如何,他们一定会坚持到底,这条工伤维权路,走的好辛苦,但北京法援将一直陪他走下去……我们相信,乌云散去,终将天明!

北京法援也提醒您,工伤事故发生后,劳动者应该在第一时间维护自己的权益,要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予以工伤认定及劳动能力等级鉴定,以免用人单位逃避责任。

相关阅读:唤醒青春的噩梦 法律援助为他疗伤(上篇)



    分享到:



    [供稿单位:北京市司法局] [责任编辑:李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