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蒲公英”让你认清毒品的真面目

本站发表时间:[2018-09-04]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


原标题:有了“蒲公英”,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

秋日的清晨,空气清爽而让人感到舒适。今天是小慧回所的日子,她早早起床,与父母告别后,坐上了开往大兴的地铁。她要去的地方名叫北京市天康戒毒康复所。在胡同里长大的北京姑娘小慧,曾经有着天真、率直、随性的一面,却在五年前因为姐儿们义气沾染上了冰毒。2014年初,她因吸食冰毒被决定强制隔离戒毒。两年的强戒所生活,让她认清了毒品的真实面目,也让她决心彻底告别吸毒的生活。谈到吸毒,小慧一脸悔意:“当初我吸毒后,父母百般劝我,还把我捆在家里,可我就像鬼迷了心窍,啥都听不进去。父亲气得和我断绝了关系,直到后来我被强戒。在强戒所的那些日子,我真的很后悔,觉的很对不起父母,就想出去后怎么弥补他们。”

与“蒲公英”结缘

2016年初,小慧强戒期满解除那天,母亲来接她,同来的还有一名警察。母亲在一旁介绍:“慧慧,这是天康戒毒康复所的警官,他是来向你介绍社会戒毒督导的,对你有好处……”沉浸在重获自由的喜悦和与母亲久别重逢的心酸中,小慧显然没有把社会戒毒督导当回事,只是顺着母亲的意思签订了一份《社会督导协议》,留下了联系方式。小慧没有想到,就是这一份不经意的协议,让她与天康戒毒康复所结下了不解之缘,也成了她保持操守三年多的重要因素。

解除强戒后的小慧,回到了位于东城区某街道的家中,想要开始全新的生活。然而,带着“标签”的人生,并没有想象的那样顺利。决心改过自新的小慧,非但没有得到亲朋好友的善待,而且连相恋多年的男友也变成了前任。她想要寻找一份维持生计的工作却处处碰壁,这让她感觉到人生充满了灰暗色彩,没有希望可言。

小慧回忆道:“当时的我像是霜打的茄子,做任何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有一天,我接到了康复所老师的电话,询问了我的近况,还真诚地邀请我到康复所在街道建立的‘蒲公英’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谈一谈。”就这样,小慧知道了“蒲公英”。在得知了小慧的近况后,康复所的民警耐心地对她做了心理疏导。一次、两次、三次......慢慢的,小慧与“蒲公英”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每次遇到什么困难都愿意向“蒲公英”工作站的民警和心理老师倾诉。

与父亲握手言和

在与小慧多次的接触中,“蒲公英”工作人员了解到,家人的不信任是她的一块心病。尽管她在出所后努力的好好生活,想让家人相信自己是真的想要与毒品决裂,但是父母还是不能完全的信任自己。尤其是一度与她断绝关系的父亲,始终对小慧不理解、不原谅。这让小慧非常的苦恼,好几次心烦意乱时差点犯了心瘾。

了解到这一点,“蒲公英”工作人员肖警官主动联系到了小慧的父母,在说明身份和用意后,小慧的父母同意了接受家访。这次家访,肖警官向小慧的父母转述了她的变化和苦恼,并帮助二老认识到小慧当前急需解决几个问题。在肖警官的耐心劝导下,小慧的父母尤其是父亲接受了主动缓和与小慧关系的建议,决定给她一次机会,与老师一起合作,帮助小慧坚定戒毒信念,增强防复吸能力。

“我真没想到父亲能主动给我打电话。当时我正在人才市场搜寻着适合我的工作,手机响了,一看是家中的电话,我还以为是母亲又不放心催我回家。没想到是父亲,他说与康复所老师见过面了,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希望我不要再让他失望。”小慧在回忆起那通电话时,脸上泛起了喜悦的泪光。当天傍晚,小慧回到家就闻到了一阵浓郁的香味,原来是父亲亲自下厨做了一道她最爱吃的红烧罗非鱼。久违的父女亲情,让小慧彻底戒除毒瘾的动力更大了。

与复吸风险点的抗争

2016年9月,小慧又一次走进了“蒲公英”工作站,并做了一份《复吸高危与保护性因素量表》。量表显示小慧的高危风险点在于她的情绪控制能力,一旦产生因认知偏差导致的情绪失控,就容易引发复吸倾向。针对这一问题,心理老师孟警官对她采取了一对一的心理咨询,教她按钮法、逆向动力法、冥想法等情绪释放和控制的方法。在一次心理咨询结束后,小慧表示自己心中压制的情绪好像被掏空了,现在内心充满了能量,心情也变得愉悦了,“尤其是在做冥想法的吹气球时,当老师说我们站在高高的山岗上把气球放飞时,感觉自己内心的烦躁、压抑等所有不舒服的感觉,都随着气球飞走了”。

为了找出小慧不良情绪的根源,修正她在认知上的偏差,并进一步改善家庭关系,“蒲公英”工作人员还建议她每周到康复所几天接受综合性的认知教育和心理团体戒治。在获得了小慧父母的同意和支持后,工作人员带着小慧第一次来到了位于南六环外的天康戒毒康复所,并与康复所签订走读督导协议。经过和小慧及父亲的六次访谈,康复所负责心理戒治的民警帮她制定了家庭治疗方案,运用MSDE的沟通技能,让他们认识到双方沟通存在的障碍,为下一步恢复良好的父女关系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就这样,小慧坚持了近半年每周到康复所两天接受戒治训练。

在最近一次回所时,小慧表示:“我现在每当有不良情绪产生时,都能够用警官教的方法,思考情绪的来源、自身错误的认知和释放转移不良情绪的方法。”由于每次入所时都要做尿检确认她没有复吸,小慧父亲对她的态度也逐渐改变,父女之间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下一步,小慧还要参加同伴教育相关课程进一步巩固戒毒效果。



    分享到:



    [供稿单位:北京市司法局] [责任编辑:李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