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坚守34年 守护荒郊野外的三孔闸

本站发表时间:[2018-09-04]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


潮白河由潮河和白河汇流而成,发源自河北,流经北京、天津,辗转入海。流经清河农场地界时,潮白河已汇聚了丰富的水量,虽依然静静流淌但却有了浩荡向前之势。

在这一段河畔,有一座修建了多年的三孔闸扬水站,它位于荒郊野外,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里没有柏油路,没有自来水,只有一处值守的岗位和一台经常收不到信号的电视机,给这里带来些许生机。

2010年的时候,已经在这里值守了34年的老工勤,如同《水浒传》里看守草料场的老军一般,交接给薄强一串钥匙、一条灰狗后离去。从此,薄强和他的妻子张敏卿,成为了这座扬水站的新主人。

扬水站的工作简单枯燥,无外乎夏天排涝,冬季灌溉;却又异常繁重,赶上汛期到来,8台大功率水泵同时运转,夫妻二人就要连续数十天24小时坚守在站上,须臾懈怠不得。因为悬在他们头顶的,是一条浩瀚肆虐的潮白河,在他们身后的,是数万亩土地和数千名民警职工以及服刑人员的生命安全。夫妻二人就像清河的芦苇一样,不起眼,却在潮白河畔深深扎下了根,用宝贵的青春岁月,为清河分局守望着平安。

除了到农场中心地带买一些生活必须品,两口子就连去附近县城的次数都少得很。单位组织优秀工勤外出参观,把夫妇二人安排在了不同批次。薄强给单位打电话,表示不想去了。领导问为什么,薄强说,把爱人一个人扔在这里,担心她会害怕,万一有什么情况,她也处理不了。后来,单位决定另派一个人暂时接替他们,才有了薄强夫妇多年来的第一次一起外出。

早在五年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小编结识了这对夫妇,知道了他们的故事。最近 中非合作论坛安保期间,路过潮白河,看到波澜壮阔的河水,忽然又想起了他们。五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座扬水站运行得如何?这里的生活条件是不是依然艰苦?如今谁是那里的新主人?转动方向盘,催动油门,汽车向三孔闸驶去。

路比记忆中的要好走一些。五年之间,薄强夫妇的情况发生了一些改变。在2014年的时候,单位改善了他们的生活条件,重新装修了他们居住的小平房,自此以后,告别了地面反潮、墙皮脱落的现象,还用上了抽水马桶和自来水。在2016年的时候,因为附近要修建高速公路,修建了一条简易的便道路过扬水站,这条路虽然狭窄粗糙,坑坑洼洼,但好歹是可以通行的柏油路。

他们的个人收入也提高了一个档次,在汛期和周末时,还有一部分值班费用。他们的女儿薄易萌也从当初的小女孩儿长成了大姑娘,如今已是初二的学生。薄强的发际线又高了一些,他索性剃了“准光头”。

但是,许多事物并没有变。潮白河水依然静静向前,三孔闸依然沉默无言。他们的工作内容没有变,平时需要监测水位,看护固定资产,前不久的汛情高峰期,他们更要24小时开动水泵全力排涝;他们的周边环境没有变,依然是深深的芦苇荡,白天人迹罕至,夜晚蚊虫肆虐,听到最多的是远方高速路上的卡车轰鸣,看到最多的是水闸内的鱼跃水面。

他们的生活模式没有变,扬水站内有果树和菜地,有鸡鸣和犬吠,是一座真正的世外桃源,每周五,都要把女儿从附近县城接到三孔闸一家团聚,周一再依依不舍地送走;他们一家人的性格没有变,薄强依然沉默寡言,妻子依然爱说爱笑,小女儿依然腼腆羞涩。

除了这些,那些存放在库房的旧家具,那台已经用了好多年电脑桌,妻子的梳妆台,薄强钟情的红梅烟,以及他那件5年前就已经穿在身上的半袖,都在无声地告诉我,虽然已经过了五年,但这里的一切都凝固了时间,仿若昨天。

或许那只巨大的40多斤重的扳手上日益增长的斑驳锈迹见证了三孔闸发生的一切,而滚滚的河水向着大海不曾停下脚步就像时光飞逝,将这一切带来又带走。留在这里的只有薄强一家,以及这些画面与感观汇聚在一起所凝练出来的两个字——坚守。



    分享到:



    [供稿单位:北京市司法局] [责任编辑:李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