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跨越1300公里的援助 让残疾小伙儿的执行款终于有了着落

本站发表时间:[2018-10-08]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


有钱挥霍却没钱还债,千方百计隐匿、转移资产……这就是“老赖”们的可恶行径。即便我国已经出台了对付“老赖”的相关法律法规,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被执行人拒不执行法院生效法律文书。

曾经有人感叹“欠钱的是大爷!”这句无奈的话语精准地道出了无数申请执行人内心的辛酸苦楚。执行难,尤其是遇上老赖,自己的血汗钱恐怕是有去无回了,而如果还涉及异地执行,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比起在本地开展执行,异地执行要面临的不仅仅是空间上的距离,还有沟通、对接上的不便,这些因素都会给原本就困难重重的执行工作带来更多的阻碍。

大约是一年前的今天,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就收到了一份来自黑龙江省的异地执行援助申请。

那是2017年9月的一个中午,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接到了一通特殊的来电,打来电话的是黑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我们这边有一个小伙子,需要你们的帮助!是个申请执行的案子,可能有些麻烦……”“没问题!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就这样,一场跨越1300公里的法律援助正式拉开了序幕……

残疾小伙儿遭遇投资骗局

接受援助的小伙儿叫李想(化名),来自黑龙江省的一个小村子,是一名残疾人。2015年6月,他在网上看到了某投资公司打出的商城大联盟的投资广告,觉着利息不错,网站看起来也挺靠谱。经过与家人的反复讨论,他决定加盟该公司旗下的商城。于是,从2015年6月至2015年7月期间,他分三次向该投资公司交纳了总计16000元的加盟费。

2015年12月,李想收到了一封该投资公司发来的电子邮件,公司在邮件里声称他们的商城系统即将升级,询问李想是想把加盟费升级后继续投资,还是想将商城转让给他人。李想回复了此封邮件,表示想要转让商城。

于是,该投资公司又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将一份加盖有公司公章的商城转让协议书发送给了李想。协议书的主要内容为:由该投资公司帮助李想转让其所加盟的商城网站,但需要李想支付转让手续费3000元。公司承诺在一个月内,帮助李想将商城网站转让出去,转让费用全部归李想所有。如果一个月内,商城网站没有转让出去,则该公司退还李想之前全部加盟费加利息共计16920元,并解除合作协议。

对于还要缴纳3000元的手续费,李想心存疑虑,但为了拿回之前的16000元加盟费,他还是签订了转让协议,并于2015年12月缴纳了手续费。

但是,令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几个月过去了,公司仍旧没有履行转让义务。2017年5月,李想通过QQ向该公司工作人员询问转让商城事项的进展情况,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他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后悔之余,李想想到了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令人欣喜的是,法院支持了他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该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退还李想16000元。该公司在一审时并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提起上诉。

异地执行又遇全新难题

一审判决生效了,李想本以为很快就能拿回自己的加盟费了。然而,事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手握生效判决,但该投资公司却拒不执行法院生效法律文书。无奈之下,李想找到了当地的法律援助中心请求法律帮助。

但是,由于该投资公司的注册地在北京,生效判决也是北京的法院做出,当地根本无法执行,情急之下,黑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与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取得了联系。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通电话。

根据司法部关于异地协作的相关规范性法律文件精神,为了进一步加大法律援助工作力度,更好地维护困难群众的合法权益,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在接收到黑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转来的案件材料后,迅速指派了北京市律通律师事务所的徐华律师承办此案。徐华律师在接受指派后,即刻进行了阅卷工作,并在第一时间与受援人李想取得了联系。

电话中,徐律师叮嘱李想:尽快把委托手续签好字邮寄回来,因为只有得到了授权,志愿律师才能开展下一步的工作。小伙子答应的很痛快,但过了好几天手续还是没有寄过来。

徐律师有些着急了。只有签了委托手续,才能到法院帮他办事儿啊!徐律师只得再次打电话催促。谁知受援人李想却说:“徐律师,真不好意思,我这哪哪都不方便,找个人也不方便,太费劲了!您再等几天吧”

为什么不方便呢?徐律师不禁纳闷。经过反复询问,徐律师这才闹清楚原委:原来,小伙子是一位高位截瘫的残疾人,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他们所在的村子非常偏僻,需要步行到20公里外的镇上才能邮寄快递。而自己身患残疾,无法出门,母亲已年过古稀,且需要照顾自己走不开,只能等村里有乡亲去镇里的时候再帮着把需要邮寄的材料捎带过去……

得知受援人的特殊情况后,徐律师立即转换了工作思路,他主动添加了受援人的微信,对于紧急需要的材料,受援人通过微信拍照的形式传送,由律师自行下载、打印,而对于需要原件或者不太着急的材料,则通过邮寄的方式接收。

虽然过程一波三折,但总算拿到了受援人签署的委托手续。随后,徐律师又到法院领取了该案的生效证明手续,并帮助李想起草了一份强制执行申请书。考虑到是异地执行,且受援人行动不便,徐律师特别要求李想给予志愿律师代签申请书的权利,省去了来回邮寄的麻烦。

经过志愿律师的不懈努力,案子终于立上了。但徐律师判断,这次执行案件,并不会太顺利。徐律师通过多种途径查找该投资公司的相关信息,但除了有一个始终打不通的电话号码,其他什么都没有——没有经营地址、没有实际办公场所。看到这种情况,徐律师的心里也十分着急,当前能做的,只有等待法院的通知。

柳暗花明,生效判决终获执行

徐华律师表示,执行难,就难在查人找物。这家投资公司从法律形式上来说,确实是有营业执照的,但他们连办公地点都没有,根本不像正常经营的公司。如果能查找到公司的相关财产,哪怕是电脑等办公用品,也都是可以变现的;而如果查找不到任何财产,执行工作就无法顺利进行。

为了帮助李想尽早拿到被骗的款项,徐律师一次次地到法院询问执行进度,却也一次次地失望而归。因为一直没有线索,也一直找不到公司的法人,案件一度陷入停滞。面对这样的困境,徐律师一面向法官反复强调受援人的特殊情形,希望法官再想想办法帮忙查一查;一面极力安抚受援人的情绪。

徐律师说,受援人李想是个残疾小伙子,并没有收入来源。这16000元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心疼个把月就过去了,但对于李想来说,也许会心疼一辈子。说不定,这钱还是他全家仅有的积蓄,他的压力一定很大……说到这,徐律师也不禁为他心疼,得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他啊……

“徐律师,案子有什么进展吗?”受援人李想又发来微信询问。

“执行工作确实麻烦、复杂,需要时间,稍微耐心点。你这个判决生效了,应该是跑不掉的……”徐律师鼓励他道。

在徐律师看来,如果告诉受援人这家公司连办公地址都找不到,太打击他的信心了,徐律师担心小伙儿会想不开。所以,在没有明确结论之前,他并没有向李想透露太多案件的进展情况,只是告诉他,律师和法官都会努力,尽快想办法把钱款追讨回来,解决他们一家的燃眉之急。

徐律师还告诉小编,一般的本地执行,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多多少少总会有些联系,比如通过电话或微信进行沟通,这就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但李想与该投资公司是异地,没有任何联系。只是从网上看到公司平台的介绍,就往账号里面汇了款。既不知道公司的联系电话,也不清楚公司的具体地址……这就是本次异地执行最麻烦的地方。

公司的银行户头查不到存款,法定代表人也没有房产,就在一筹莫展之际,案件有了转机——法院传来好消息:查到了法定代表人名下有一辆汽车!徐律师非常高兴,如果这辆汽车能够被查封,执行这16000元就有希望了!

随后,法院顺利完成了对这辆汽车的查封手续,又辗转联系到了车辆的主人——也就是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想盼望已久的执行款这才有了着落。

案件能够顺利执行了,徐华律师第一时间通知了受援人李想。李想喜出望外,16000万失而复得,这实在太令人高兴了。他不停地向徐华律师表达着感谢。

通过微信聊天记录,我们能够感受到受援人李想的开心,也能理解他的不易。李想在微信中写道:“徐律师您能把您的地址发给我吗,我也没什么好感谢您的,我就送您一副锦旗感谢您。”徐华律师说:“你的心意我收下了,但是锦旗就不用了,能帮助你拿回这笔钱我也很开心……”

徐华律师告诉小编:“做锦旗、邮寄都需要花钱,而且他是残疾人,很不方便。一句感谢我已经很满足了。”虽然,时至今日受援人与志愿律师都未曾见上一面,但首都法律人跨越1300公里送去的这份温暖,相信远在哈尔滨的李想一定能感受到。



    分享到:



    [供稿单位:北京市司法局] [责任编辑:李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