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29年老刑警办案突发心梗殉职 打击犯罪到最后一刻

本站发表时间:[2018-11-26]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张静雅


10月31日,在云南连续出差15天的肖俊京刚回到队里,又和战友马不停蹄赶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执行对一起特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任务。11月1日上午,54岁的肖俊京突发心梗,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从警29年来,肖俊京的工作岗位发生过多次变化,他担任过刑警探长、重案队长、派出所所长,也干过片儿警、档案员、侦查员,但无论在什么岗位,他始终坚守人民公安为人民的初心,把打击犯罪、服务人民作为自己的最高追求,直至生命最后一刻。

战友讲述最后一案

成功抓获嫌疑人告慰老刑警在天之灵

肖俊京最后一趟出差抓人是和丰台分局经侦大队探长边子琦一起去的。“这次我们出差到哈尔滨办案,还得从今年6月份说起,当时我受理了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案件由我主办,主战场在黑龙江,需要出差取证查询涉案资金流向。我向领导请示后,找到肖哥谈及此事,肖哥说黑龙江他比较熟,所以主动承担了出差取证的任务。一接手他就开始拟订出差计划、出行方案以及线路图,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8月份肖哥又与其他侦查员前往哈尔滨等五市对40多个账户进行资金查询、冻结,说实在的,这一趟出差的压力真的不小,而且特别重要,正是由于这次出差才为后期成功打击做了很大的铺垫”。

边子琦说,10月29日,大队安排工作,要派人前往哈尔滨市对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某进行抓捕。“我想先完成取证工作,主要是我对抓捕嫌疑人这块儿心一直在飘着,压根就没底。”他说,嫌疑人变更虚拟身份,手机、微信号、支付宝都不再使用。嫌疑人白天基本不出门,就是怕熟人认出来。甚至,嫌疑人在租房子住,这就更不好找。“但肖哥提出来,这次任务重心应放在抓捕嫌疑人上面,因为证据充分,嫌疑人也上网追逃了,如果嫌疑人抓不到,证据再充分也无济于事”。肖俊京认为,为了给老百姓一个交代,必须要抓到嫌疑人。“肖哥自告奋勇要去帮助我们。有他这句话,我这悬着的心立马就落地了——他就像老大哥一样,很多事情都手把手教我们,跟着他干活心里特踏实。可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和我们一起战斗”。

10月31日,民警到达哈市。刚下飞机,他们立即前往了哈市南岗区刑侦大队。“在他们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很快通过对关系人的分析摸排,找出了该人的一些常驻落脚点及活动规律。之后,肖哥跟刑侦的同事们制定好蹲守、抓捕方案,我们这才回了旅店。”

边子琦说,这案子虽说是他主办、民警段晓辉协办,但跟肖哥一起就特踏实。“肖哥他敢拿主意,无论是之前在刑警也好、派出所也好,他真的有担当”。在聊天中,同事都担心肖俊京的身体,但是他说,“这事在东北,我人熟地熟,我不上谁上”。

“第二天早上我们本来约好要去当地公安局商讨具体工作细节,但发现肖哥没来吃早饭,手机也没人接,我就和同事赶紧敲门,发现没人应答,便破门而入,发现肖哥躺在了洗手间内,脸色发青,我们便赶紧拨打了120,到了医院,经抢救无效,他牺牲在了我们眼前。”说到这里,边子琦留下了泪水。“难以相信,肖哥竟然就这么走了。”后来,边子琦和同事忍住悲痛,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于11月1日晚按照肖俊京事先制定的抓捕方案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王某,破获了这起特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也算是给肖哥一个完整的交代,告慰他在天之灵。他是我们一辈子的老大哥,我们一直怀念他”。

同事回忆办案过往

业务能力出众难以攻克的案子都叫他去

丰台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张浩和肖俊京是老同事了。说起和肖俊京一起工作的情况,他仍记忆犹新。“2004年3月我调入刑侦支队重案一队,当时肖哥在重案二队,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不苟言笑,但在后来的接触中,我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接触的人,经常主动指导我们的工作。2005年5月1日,我调到了重案二队,成为了肖哥手底下的一名侦查员。”

张浩说,肖俊京是一名业务能力出众的老刑警,对待每一起案件都尽职尽责,队里边难以攻克的案子都叫他去。“记得有一次,他正在山东办案,北京这边出了另一起案子,留在家的人办得不是很顺利,领导让他回来处理,他马上开车从山东赶回来,参与到这个案子中。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在哈尔滨成功抓获了嫌疑人,案子刚结束还没等歇脚,他又匆忙返回山东去蹲守”。

张浩回忆说,在办理一起抢劫杀人案时,正是肖俊京看出了嫌疑人曾经工作单位的保安经理眼神儿不对,指出其说谎,其不得不交代了与嫌疑人相识的事实,顺着这个线索成功抓获了嫌疑人。

在张浩眼里,肖俊京从不“躲”案子,对他来说,没有干不了的事儿,也没有破不了的案,他是发自内心热爱刑侦工作。“那个年代技术条件有限,因此对侦查员的主观能动性要求很高,很多工作都靠侦查员自己去跑去谈,在取证的时候要想得到群众的支持和理解,全靠自己一点点去谈,在这方面他做得特别好。他与外省市公安机关的协调能力也特别强,因为待人真诚,所以人缘很好,到哪儿都能和当地刑警处成朋友,有他在,我们每次出差都能得到当地同行们的热情帮助”。他还记得,肖俊京在生活中是一个很单调的人,只喜欢看《亮剑》。“他曾不止一次和我们说过,办案也需要亮剑精神,要迎着困难上”。

儿子含泪送别父亲

那面党旗是父亲留给我的最宝贵的财富

肖俊京的儿子萧亚頔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他小时候,父亲肖俊京工作很忙,一个月也就见个一两次。父亲换到经侦大队工作后,回家的次数多了点,在家吃饭的次数也多了,而他又上大学,离开了家,和父亲见面的次数依然很少。

“很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过重案队,看到墙上挂着照片,他说挂上的都是牺牲的,自己能熬到退休就是胜利。眼看着他这马上要退休了,却把自己给挂上了。我这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对这个事印象特别深”。

萧亚頔告诉记者,肖俊京对他的教育非常严厉,绝对不允许说谎。“可能是多年当警察的缘故,父亲的眼睛很敏锐,总能准确发现我的问题。”他说,父亲在他面前很少笑,总是板着脸。“他走之后,我才听他的同事说,他平时总是提起我,跟人家说我考上大学了、考上研究生了。我这才知道,其实父亲一直很爱我,只是他怕我被宠坏了。”说到这里,萧亚頔的眼眶湿了。

在萧亚頔看来,父亲肖俊京很节俭,除了抽烟,没其他爱好,最多时每天抽好几盒烟,抽的一直是最普通的红塔山。“他总穿一件衣服,还是很便宜的那种,他这次出差,我妈想给他买件好的冲锋衣,他嫌贵非要从网上买便宜的,就因为这事两人还拌了几句嘴。最后还是从网上买的便宜的,买一送一,送了条裤子,结果裤子小还穿不了。但是他很舍得给家里人花钱。遗体告别那天,要穿黑色衣服,我妈拿出一条裤子,她说这是你爸好多年前给我买的,我一直没舍得穿”。

说起来和父亲的对话,萧亚頔说,在肖俊京出差当天,他跟父亲说想买摩托车。“父亲告诉我,年轻的时候他也喜欢骑摩托车,曾经有辆本田。还问我能不能找到地方停。这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谈话”。

萧亚頔说,这两年,父母一起租了一小块地,周末有时间会种种菜。肖俊京曾说等这次回来后,休个年假,满足一下爱人的愿望,带她去趟苏州。“他们的火车票都买了,可惜我爸却先走了”。

萧亚頔说,本以为父亲很平凡,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察,可没想到的是,那天开追悼会,竟然有那么多人去为他送行。“看到父亲身上盖着党旗,那一刻,我觉得父亲是那么的伟大。他是一个好警察,我为父亲骄傲。我把盖在父亲身上的那面党旗带回了家,因为这是父亲留给我的最宝贵的财富,我一定要向父亲那样,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张静雅/文 警方供图



    分享到: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郜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