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揭秘13万神秘的"朝阳群众":每月向警方提供2万余条线索

本站发表时间:[2017-09-22]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李洪鹏 傅辰林


原标题:揭秘13万神秘的“朝阳群众”

6万人平均每月向警方提供2万余条线索 全市治安志愿者超过85万人 涌现出“西城大妈”等品牌

流传于网络世界的知名王牌组织:BJCYQZ——北京朝阳群众,最为低调神秘。

“朝阳群众”究竟是什么样的组织?他们从何而来?有多少人?他们又是如何工作的?今天《法制晚报》记者给您揭秘真实的“朝阳群众”。

“朝阳群众”是什么人?

“朝阳群众”被网友封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绝非浪得虚名。“朝阳群众”,一个似乎无所不能的群体,从明星吸毒、藏毒,到卖淫嫖娼、刑事案件等等,不管是城市、乡村,他们似乎无处不在但却无名无姓。

那么“朝阳群众”到底是什么人呢?其实,“朝阳群众”并不是近两年才涌现出来的,早在1974年,彪悍的“朝阳群众”就曾配合公安机关在太阳宫附近抓获6名间谍,上世纪七十年代,《人民日报》还发表了长篇通讯“间谍落网记”来记载“朝阳群众”的光辉事迹。

而现在的“朝阳群众”大概由五部分人组成:治安志愿者、党员巡逻队、专职巡逻队、义务巡逻员、治保积极分子。

如,在朝阳区平安示范小区华严北里西社区7000余名居民中,热心小区治安的多达近千人。社区有200余名治安志愿者,120余名党员加入了巡逻队,还有300余名义务巡逻员,200多名治保积极分子。

依靠全区监控平台,朝阳警方实现了视频巡控“天网”与街面巡逻“地网”的有效衔接。在重点街区,“朝阳群众”随处可见,他们可能是商场超市里穿制服的保安,可能是身穿志愿者服装戴红袖标的老年“侦缉队”,又或者是晨练遛弯儿买菜时所见的一个个平凡的芸芸路人。

朝阳区综治办有关负责同志介绍,据统计,目前朝阳区共有各类群防群治力量19万余人,其中实名注册的“朝阳群众”达13万余人,相当于平均每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有277人。其中6万余名活跃的“朝阳群众”,平均每月向警方提供线索2万余条,集中反映涉及盗销电动自行车、街头诈骗、反恐、公共安全、涉毒等线索。

物业收费员、保洁员、小卖部老板、修车摊的摊主……“朝阳群众”队伍在壮大,更多人选择不戴袖标。在潘家园社区,社区民警杨国建看来,“下线”都是从群众中来,他们是“警察的眼睛,百姓的嘴巴”,观察一切特殊情况,反映一切居民的紧急问题。

“朝阳群众”如何工作?

真实的“朝阳群众”的日常,一言以蔽之,是监控社区内一切异常现象。比如陌生人进入一个小区,有大爷大妈主动问你找谁家,有可能就是你作为陌生人被“朝阳群众”发现了。

绝大多数图谋不轨、作奸犯科之徒,往往行事十分诡异,但没有一双“法眼”也有可能冤枉好人。为提高“朝阳群众”辨识“坏人”的能力,朝阳区有关部门会定期组织开展培训,总结了发现精神萎靡、形影消瘦的陌生人要报告,夜间常有男子进入衣着暴露女子出租房的要报告等“八发现八报告”经验,并在APEC会议等大型活动期间组织志愿者到一线巡逻实战。

而社区民警在接到训练有素的治安志愿者报告后,往往通过跟踪蹲守、调看视频监控、运用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确定是否抓捕。正是有了“朝阳群众”与警方的密切配合,一些人在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吸毒时却被逮个正着。而且从统计看,一年有数百起刑事案件因群众提供线索而破获。

“2015年1月,有一名朝阳区的群众直接找到禁毒中队举报,他的一个邻居每天‘昼伏夜出’,行动鬼鬼祟祟而且整夜整夜不睡觉,看着感觉像吸毒的。”首都综治办基层基础工作处负责同志说,朝阳公安分局禁毒侦查员根据这条举报线索观察了几天,发现被举报的男子的确有涉毒嫌疑,立即将这名男子控制。随后,在这名男子家里,侦查员发现了30多克冰毒。根据这名男子的交代,警方连续抓获了他的两名“上家”,成功破获了一个吸贩冰毒的网络。

“朝阳群众”为什么这么牛?

潘家园社区民警杨国建平均每月会给治保积极分子开一次会,通报近期高发案情、提示社区防范宣传重点。这个会一般都是双向的,大爷大妈们也会把自己近期的一些想法告诉杨国建。

“社区里又有新租户、手机上收到新形式的诈骗短信、谁家跟邻居闹矛盾了……大爷大妈都是义务的,但是他们是民警的眼睛和耳朵。”杨国建说。正是这些纯粹义务巡逻的大爷大妈们,他们的勇气和责任心让人感动。

“大爷大妈的信息量其实是特别大的,收卫生费、登记出租房屋、观察小区里进进出出的人,他们其实对每个人家里情况都有一本账;而我们可能有一些线索、有一些专业的判断,这时候再结合他们的经验,就能得到很好的配合。”杨国建总结。

多数情况下,大爷大妈只能看到“面”上的情况,而更多的线索,可能来自一部分能够进入室内的人群,如房管员、电梯工、维修工、保洁员、房产中介乃至收废品的,都是杨国建依赖的信源。“很多人把自行车十块钱二十块钱就卖给收废品的,他就会留意这可能是小偷;抄水表的到人家里觉得味道不对,可能是吸毒,也会跟我们反映。”杨国建说。

当然,群众举报警情线索、参与治安志愿活动需要付出时间成本及通信等费用。为了调动大家群防群治的积极性,朝阳区财政每月按300—500元标准,对治安志愿积极分子给予补贴。尤其在安保执勤工作期间发生意外的志愿者,不仅可获得最高120万元的保险理赔,还可得到区治安志愿基金数十万元的补助。

事实上,“朝阳群众”并不只是活跃在朝阳区,在整个京城,像“朝阳群众”这样可敬可爱的人们已经成为维护首都稳定的重要力量。

首都综治办基层基础工作处负责同志表示,首都群防群治工作率先在全国综治系统成立第一家平安志愿服务社会组织,创新完善实名注册、计时评价、公益反哺等服务管理机制,全市治安志愿者队伍超过85万人,先后涌现出“朝阳群众”“西城大妈”“海淀网友”“丰台劝导队”“大兴老街坊”“东城守望岗”等一批享誉全国的时代品牌。

 



    分享到:



    [供稿单位:法制晚报] [责任编辑:李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