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民警老朱:五个支架“支”起的“天桥卫士”(图)

本站发表时间:[2017-07-11]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高煦冬


朱宏,57岁,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天桥派出所民警。1986年,他的右手患上了一种叫“动静脉漏症”的疾病,由于现有的医疗技术无法根治这种病,只能任凭手指因供血不足逐渐疼痛、溃烂,并且到一定程度时,唯一的办法就是截去一节。至今,他的右手已经做了4次手术,不但三个指头全部被截去,就连手掌也被切除了将近六分之一。不仅如此,他的心脏还装有五个支架……

这样的身体状况,换作别人,可能早就不知所措了,但是,朱宏却依然战斗在自己钟爱而又平凡的岗位上——

“服务群众”——毕生的幸福

曾帮助多名走失儿童找到了亲人;曾微笑着解答过无数次咨询;曾真诚地化解过无数次求助;曾不顾自己的身体背着晕倒的过路群众上医院;十多年为天桥一名孤寡老人当儿子,踏踏实实尽孝;他的微笑已经成为天桥地区一张阳光的名片。

2010年的一天,朱宏正在永安路巡逻。突然,他看到不远处一个老太太晕倒在路边,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已经不省人事。根据以往的经验,朱宏觉得老人可能是心血管疾病犯了,必须马上送往医院。可路上堵得一塌糊涂,救护车根本不可能马上赶来。

时间就是生命,老朱牙关一咬,深吸两口气,抱起老太太直奔附近的医院。没跑几步,“闹脾气”的心脏就让老朱喘不过气。“坚持,再坚持两分钟就到了”,他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挪向急诊室。

终于,朱宏把老太太放上了救护病床,自己却瘫在走廊的椅子上。医生看到他的情况,赶紧把他也请进了诊室,老朱拦着问,老太太怎么样了?医生白了他一眼说:“你不要命了,还管别人呢,现在你比她严重。”就这样,老朱又住院了,为了医治他再次发作的心肌梗塞,医生又在他的心脏里搭起了三个支架。

没过多久,在虎坊路巡段上,人们又见到了朱宏和蔼可亲的笑脸和辛勤巡视的身影。不同的是,他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是用五个支架“支”出来的……

“惩治犯罪”——警察的职责

曾在巡逻工作中查获入室盗窃嫌疑人,所负责的巡段,在巡控时间内十年无发案;曾在友谊医院不顾个人安危,空手夺下嫌疑人手中的白刃;曾主管联防队工作,一年抓贼过百。一位书法家赠送了他四个大字——“天桥卫士”。

200888日,奥运会开幕的当天下午,正在虎坊路巡逻的朱宏发现一名男子行迹十分可疑,随即对该人进行盘查,从其携带的提包内发现了4部手机,12块手表,一把管制刀具,经过当场询问,该人对携带的物品无法自圆其说,老朱立即用电台通知所内警力将该人带回所内审查,最终,将这一盗窃嫌疑人查获。

201292日,友谊医院急诊室内,一名40岁左右的女子,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嘴里不停地骂着,追赶着另外一名女子,患者和家属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有一位大夫试图想阻止她们,嘴里还喊着:“我报警了,把刀放下……”老朱面对挥舞的水果刀,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双手紧紧抱住女子持刀的右臂,在其他同志的配合下,将水果刀夺了下来。

“坚守岗位”——生命的延续

朱宏出生于一个警察世家,他热爱公安工作,热爱身上的警服,愿意在基层平凡的岗位上坚守着。

2011年春节前夕,朱宏的右手截肢处又开始渗血、溃烂,他知道,病魔又一次向他袭来……他不知道自己的手能留下多少?他很少想,想的是再坚持一下,等春节安保过后再说……可所领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经过研究,决定把他调到工作相对轻松、又便于治疗疾病的友谊医院警务站工作。一开始,朱宏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他说:“自己在虎坊路巡逻了8年,都巡出感情了,再说,那些商铺、居民也都熟悉了,工作起来很方便”。虽然朱宏不愿意离开自己原本的岗位,但所领导发自内心的关怀最终说服了他。

朱宏现在是天桥派出所派驻友谊医院警务工作站治安主责民警,主要负责协助医院保卫处做好医院内部的治安管理工作。这个工作看着轻松,实际上可没那么简单。友谊医院是三甲医院,人员流动量非常大,治安隐患非常突出,倒卖专家号、拎包、盗窃、滋事等案件时有发生,争吵、纠纷更是每天都有。

朱宏依靠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很快熟悉了情况,组建了医院内部打防小分队,每天除了在单位跟警区值班和值勤外,其余的时间都在医院不停地巡视,调解医患纠纷。挂号厅、急诊室、停车场、医务室、护士站、楼道、病房是他经常出现的地方,就是下班了,他也要到医院监控室,盯着探头画面仔细琢磨,寻找安全隐患……

处理纠纷时,朱宏亲切和蔼的笑脸往往一下就能赢得群众的信任,可说着轻松,真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光是纠纷,朱宏一天要处理十来起,再加上咨询的、问路的、找人的……老朱每天说的话比原来还要多。有时候,累得回到家都不愿意张嘴了。大家都劝他,老朱啊,所领导安排你到这里是想减轻你的工作量,你怎么比以前还忙啊?老朱笑呵呵地说:“我身上的五个支架说不定什么时间就罢工了,工作的时间不多了,能干就多干点儿,能天天穿着这身警服忙乎着,我心里比什么都踏实。”

朱宏说:“这辈子,能做警察,我很幸福!”



    分享到: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丁彧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