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追逃能手霍岗伟 人送外号“活地图”

本站发表时间:[2017-10-07]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于平平


霍岗伟,男,1983年8月8日出生,大学本科学历,一级警司,2002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参加工作以来曾先后一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四次荣获个人嘉奖,六次荣获优秀公务员,厅局级荣誉称号,优秀青年突击队队长称号。

两周侦破逃逸案 摊上坏事遇见好警察

在顺义分局交通支队,霍岗伟警官主要负责侦破交通事故逃逸案,从警10多年,他对辖区的路段非常熟悉,被誉为“活地图”。 凭借这一特长,他曾用两周时间成功侦破一起无牌照摩托车逃逸案,为受害者家属讨回了公道。

2016年8月16日,在顺义区顺平南线葛代子村口,于大爷骑着电动车外出晨练被撞倒,嫌疑人没有采取任何抢救措施,逃离了现场。接到报案,霍岗伟立刻展开调查。

事发在凌晨,天还没亮,现场既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监控录像,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找到嫌疑人难度很大。霍岗伟开始走访家属,通过模拟实验,推断案发时间。据他判断,嫌疑车辆很可能钻进了离案发现场不远的葛代子村,他在村内张贴告示,寻找线索,根据嫌疑人出行目的、着装,把侦破重点放在嫌疑人身份上。“凌晨三四点从外面回到葛代子村,他究竟是干什么的?”霍岗伟凭借自己对辖区的了解,判断肇事者可能在附近工厂上班,通过挨家挨户查找线索,8月25日,事发后不到十天,霍岗伟将正在临河村工厂干活的嫌疑人抓获。

霍岗伟说,破案不仅仅只靠现场证据,还要对周围的环境十分熟悉,脑海中必须有一个活地图。交通肇事案不同于其他的刑事案件,事故双方彼此素不相识,破案难度大,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坚持不懈,就一定能将嫌疑人绳之以法。

2017年9月20日,霍岗伟来到被撞老人于老先生家中,家访结束后,于大爷年过八十的老父亲推着轮椅一直将霍岗伟送到门口,一年来,老人早就把霍岗伟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全家的希望。

受害者家属的期盼眼神是对他无尽的鞭策

霍岗伟最受不了的是那些不吵不闹,不会一上来就哭天抢地,跪在地上的受害人家属。在他们平静的背后,往往总是深藏生活的艰难,对未来的绝望,对正义到来的不敢确定。身为顺义公安分局交通支队事故科处置交通肇事逃逸案件的专业民警,即使不去看受害者家属们无助的眼神,也总是觉得,那是他夜以继日,宵衣旰食将全部身心投入到交通事故肇事逃逸案件侦破工作的动力。“黄鼠狼专咬病鸭子,老天爷也总是给那些本就生活艰难的人更重的一击。”霍岗伟说,见识了太多肇事逃逸司机做下的孽,看见了太多他们给受害人家属带来的痛,他有了这么多年以来,面对各式各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时,澎湃不绝的工作动力。

故障探头里闪出的光照亮了侦破之路

去年12月8日,顺义南法信一条公路上,一名骑车男子被撞后死亡,肇事车逃逸。霍岗伟赶到现场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满地的碎玻璃在反射着清晨的微光。现场遗留了一个廉价劣质的反光镜,显然,肇事车不可能是什么高档车。但稍一观察,这辆车是不是正规的机动车都成了问题:碎玻璃就是每家每户窗户上用的普通玻璃,而不是安装在机动车上的钢化玻璃。

调阅了附近的监控录像,果然,一辆红色电动三轮车引起了霍岗伟的注意:它的侧面的车厢护板只有一个,比大多数车子都少,车厢里还装着类似被子一样白乎乎的东西,好像是用来遮盖什么货物用的。在距离事发现场最近的十字路口,这辆车正赶上红灯,司机迅速右转,消失在一条支路上。“这基本是一个心理上的常规了。”他对记者解释,“逃离事故现场的肇事车,在第一个路口如果遇到红灯,一般都会右转。这时候的心理状态,会让他们不自觉的作出一个选择,‘不停车’。”可是,由于它拐进去的这条路上并无可用监控,这条线索很快断了。

天还没亮,一辆明显用来载货的大号电动三轮,会在这里干什么?霍岗伟猜想,很可能和事故现场东边两公里的石门市场有关。这是顺义东北方向最大的批发市场,清晨正是上货的时候,同类的车想必满坑满谷。然而,尽管做好了思想准备,民警们抵达石门市场,还是一下子傻了:放眼望去,全都是这种车。身边随便一个人,就是骑着车来上货的小商贩。试着找摊主们询问,可是谁也不会注意一个“几天内没来,上货又不多”的客户。线索再次断了。

搜索范围只好继续扩大。从这辆电动三轮可能的来路,侦查员们调集了几乎全部监控录像,专门查找一辆护板独特,车厢里能看出有白乎乎东西的三轮。可是这谈何容易?连着追查了几天,录像都快看吐了,终于有了收获:在距离事发现场5公里开外的高丽营镇紧邻北六环的一个村口,看到了这辆车的踪迹。村北唯一能凑合使用,监控画面却总是断断续续的一个探头发挥了巨大作用:18日凌晨5点20分,村中的一条暗黑的小巷里出现了一道车灯的灯光。监控画面在灯光出现的那一刻突然中断,直接跳跃到了几个小时之后。可就是这一瞬间的灯光,也照亮了民警们的侦查之路。

只要从这个时间倒退整整一周之后,肇事车的位置终于被确定:村北最后一排房子,外地来京务工的姜某一家。这是一个大家族:62岁的姜某、两个儿子、女儿,加上孙辈,10多个人居住在前后两个院子里。此时的各项证据还远不充足,最重要的是肇事车始终无法找到,究竟是被他们藏到哪里去了?对姜某一家的背景调查也出了结果,这家人在高丽营一个市场贩卖蔬菜水果,有自己的门脸。很快,市场的监控录像也被调出,一直认为肇事者应该是姜某某个儿子或女婿的民警们这时才发现,每天骑车进出的正是姜某本人。而自从事发之后,这辆车再也没在市场里出现过。

此时距离案发已过去了一个月,春节就快到了,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大家子即将离京返乡过节。尽管时机还不算完全成熟,可是没法等了。1月22日,霍岗伟调齐了所有能调动的警力,并请求当地派出所配合,趁着中午姜家人在市场门脸凑齐了吃饭的工夫,同时在市场和暂住地行动,除了仍然在外驾驶货车送货的姜家大儿子和不得不留下照顾孩子的一名儿媳,其他人全被带到了派出所。

“留下一个人照顾孩子”,这个因“孩子最大”的天理而不得不作出的选项,险些把案子办成了夹生饭。百般讯问,姜某、他的妻子、女儿、儿媳、姑爷,所有本应知晓案子来龙去脉的人全部一问三不知,关键是,没有任何人透露肇事车的去向。短暂的时间内,霍岗伟迅速决定,集中力量攻击姜家女婿的心理防线。毕竟,女婿跟老姜,未必是一条心啊。

这个让记者不得不感慨“太坏了”的做法,效果却立竿见影。女婿说,早知道老丈人撞了人,车子其实就在暂住地的后院,但是已经被拆散了。这句话刚刚说出口,霍岗伟立即调派人手,立即赶回到姜家暂住地,起获肇事车的全套零件。就在民警赶到姜家的同时,赫然发现,唯一没被同时控制住的姜家大儿子,得到了家人的通知,正在将车子的零件运到他自己的货车上,准备拉到别处。

案件至此全部告破。

肇事司机的“撞天屈”眼神让他意识到另一种可能

对各种各样花式逃逸的案子,破案几百起的霍岗伟早已经见惯不怪。对于逃逸司机的心理状态,他也早已“门儿清”。但是,司机韩某被他找上门的时候,那一脸无辜的“撞天屈”表情,让他记忆犹新。

这个事故发生在顺义高白路与北六环相交的西王路东桥下。三个喝高了的男子结伴回家,走到桥下,一辆货车从后面经过,一声巨响,偏偏是走在中间的男子猝然倒地。车子开出二三百米,司机下车,走到车后看了看。和倒地男子同行的两名同伴大喊着追上去,司机却上了车,驾车扬长而去。

这是典型的肇事逃逸案。接到报警的霍岗伟很快到了现场,可是遗留的痕迹却让他感到异常的奇怪:怎么留在现场的除了轮胎的胶皮,只有一个车辆尾灯的灯罩呢?车子又没有倒车,怎么会用尾灯的位置撞到人?离现场大约300米,司机下车的位置,还留着几乎是一整条轮胎外胎,它破损的部位,也差不多都遗留在了死者倒下的位置。

经过尸检,死者身上并没有车辆撞击产生的伤痕,他的死因非常清楚:失血过多。造成失血的原因也很清楚:胸口上一处巨大的外力撞击的伤痕。经过比对,这个伤痕和遗留在现场的轮胎外皮的轮廓大致吻合。

以北京的探头密度和交通民警的工作能力,这种案子里,肇事车并不难找。案发的当天晚上,霍岗伟和同事已经在黄港的一处修理厂将肇事货车找到。此时司机正在换轮胎,面对突然找上门,马上就要带他走的警察,司机一脸惊诧,全然不明所以。

“他当时的表情,结合着现场遗留物,确实让我觉得奇怪。这不是一个肇事逃逸司机该有的应激反应啊。”霍岗伟对记者说。

人弄回来了,并不意味着案子破了。定一个肇事逃逸的案由不难,可要是这么送交检察院,自己这关首先就过不了。讯问中,司机说,他是从来广营拉运渣土,途中一个车胎爆了,但是为了赶着送货,十轮重型货车缺一个也不怎么影响行驶,于是就带病运行。卸货之后赶着去修理,途中曾经听到车后有点什么声音,下车后发现,爆胎的轮胎外皮掉下来了。“我把外皮彻底剥下来,然后就上车走了,哪儿知道发生什么了?”

结合现场勘查证据,霍岗伟得出了结论:这辆车行驶至此,爆胎后已经半脱落的外皮突然甩了出去,无巧不巧,如同高速甩出去的鞭子一样,它的第一下就抽在了死者的身上,与死者身体接触的部分脱落,导致了这起离奇的死亡事故。

案件最终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考虑到司机确实没有逃逸的故意,尽管他当时没有留在现场,法院并未按照逃逸的加重情节定罪量刑。

断了经济来源不怕他不自首

元宵节下午,顺义白马路。一辆红色中华轿车由东向西狂奔而来,车流中各种穿插,各种花式技巧,然后,失控了。失控的车子却又鬼使神差般从几条车道的正常行驶的轿车缝隙之间毫发无损地漂移过去,撞到了路边一名正准备骑车上班的男子。司机下了车,打开后备箱拿了些东西,逃了。

车上悬挂的辽宁牌照是假的,查询车辆信息,这竟是一辆在外地已经报废的出租车。接办案件的霍岗伟沿着探头的记录,找到了案发现场东侧四公里的南彩镇望渠村。很快,肇事司机刘某的身份被确定,按照村民们的说法,这个神憎鬼厌的人简直是人间的一朵奇葩:家人嫌弃、街坊厌憎、朋友避而远之,欠债无数的他,就算偶尔回家睡觉,竟然也不会打开大门上的锁,而是翻墙入室,如窃贼般钻进自家的房门。

霍岗伟没放弃。他找到了刘某为数稀少的朋友,查明了他的生活来源,和同事们将他的全部与社会沟通的渠道彻底断绝,终于迫使刘某投案自首。霍岗伟说,这种肇事司机才是他最愤恨的那种,简而言之,人渣。不过就破案而言,这类人离了别人接济,根本活不下去。他们不可能自己打工养活自己,更不可能忍得了没有经济来源,不能大手大脚的日子,只要断绝了为数极少能够支援帮助他的亲友与他的联系,这种人自行投案,是一种必然。

自2013年至2016年,霍岗伟连续四年破案抓逃率名列全市郊区县交管系统第一名。去年,他荣获首都劳动奖章,北京市政法系统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好党员,仅去年一年,他主办的重大逃逸事故27起,全部侦破,抓获犯罪嫌疑人32人,一般类逃逸案件69起,侦破67起,侦破率达99%,为公众挽回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他用实际行动书写了平凡岗位上的不平凡伟绩,成为百姓心中的守护神。



    分享到: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丁彧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