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 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04.jpg

[政法故事]女警周茂丽:23年如一日,愿做高墙里失足人的“心灵导师”

本站发表时间:[2018-04-10] 来源:首都政法综治网 作者:于平平


周茂丽,55岁,现为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一名普通民警,从1995年从内蒙古的一个基层派出所来到这里, 23年如一日,她用真情一次次将在押人员冰冻的心融化,使他们重新鼓起勇气,积极面对人生。

记者注意到,周茂丽手里有个笔记本,里面记录的都是被监管人员的一些事情,比如“小王想家了;小宋情绪不太好……”“一般这样的时候,我就会找她们谈话,去做她们的思想工作,给她们讲道理,劝她们放下心理包袱。”周茂丽对记者表示,“看到她们轻松下来,我就觉得我的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

给予更多的爱 小琪叫她“管教阿姨”

“我可以叫你管教阿姨吗?”16岁的小琪(化名)问周茂丽,“可以啊。”周茂丽回答的很痛快,“她肯这样叫我,我是很开心,也很自豪的。”自此,周茂丽就成为了“管教阿姨”。

和小琪的第一次见面,周茂丽至今还记忆犹新,“她不说话,坐在那里就是哭。”她回忆着。小琪是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后送进看守所。小琪3岁时,亲生父母就因吸毒死亡。临死前,小琪的母亲将她托付给了自己的朋友。小学没有读完,她就辍学了。

2016年,小琪离开养母,来到北京投奔男友,也开始了自己“北漂”的生活。没学历、没经验又是未成年的她,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因交友不慎被“朋友”教唆去偷东西,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她是未成年人,思想不成熟、情感依赖性强、心理承受能力也比较脆弱。”于是,小琪哭的时候,周茂丽会给她擦眼泪,抱抱她,给她一些温暖,每次谈话时,周茂丽就主动引导,积极营造轻松的气氛。

8月中旬,小琪离开了看守所,临走前,她又给周茂丽写了一封信,这一次,她直接称呼周茂丽为“周阿姨”,她说自己很舍不得周阿姨,她承诺“出去”后会好好生活,让周阿姨放心。

给予帮助和关怀 她是小武的“周贵人”

小武(化名),来到看守所以前家境良好,经常和丈夫出入一些高档场所。因为没有汽车接送,没有大牌服装,小武开始自卑,于是,她开始寻找发财之道,最终走上了违法的道路。

看守所的生活和小武之前的生活完全是天壤之别。最初,小武的情绪一直不太好,甚至出现了明显的抑郁特征。这些都被周茂丽看在眼里,她拿出了更多的细心和耐心,和小武一次次推心置腹的交谈,还在生活上给予她帮助和关怀。

小武不仅腰部有疾病,还有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进入看守所后,由于思想压力过重,导致小武腰疼到一度无法下蹲。一天,周茂丽到监室里进行例行安全检查的时候,正好小武要去上厕所,她看到小武下蹲困难,就走过去扶住了她,没想到便液喷溅了周茂丽一身,但她没有撒手不管,也没有一丝的嫌弃,还依旧扶着小武,直到她把厕所上完。

“我不能因为自己身上脏了就把她扔在那里。”周茂丽说,当时小武就哭了。后来小武在《忏悔书》中写道:“我犯罪的初衷就是为了让自己过的再好一点,可是事情发展让我失控,只能铤而走险。我要感谢周管教,在我几乎绝望要放弃自己的时候,她像亲人一样对我,让我感觉自己有了依靠,没有被抛弃,周管教是我的贵人啊!”

做好管教工作 要将每个人情况烂熟于心

小宋(化名)曾经是一名会计师,在一家顶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年薪六七十万。因一念之差,做出了违法的事。刚进看守所时,她的脾气特别大,不服任何管教。对于从小到大都非常顺利的小宋而言,这无疑是灭顶之灾。

周茂丽了解到小宋的情况后,主动和她谈话,一次不配合,就两次,两次不配合,就三次,从父母、工作、人生、朋友,一次又一次,小宋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配合管教工作,并成为了所里的改造积极分子。

2015年以来,周茂丽共收到锦旗4面,感谢信6封,悔过书15封。这些数字在其他警种看来可能十分微小,但对于监管岗位来说,却是来之不易。

每天从早8点半到下午5点,周茂丽把8个小时平均分配给她负责的每个监室,她熟悉监室内每个人的情况,每天会重点观察监室内的患病人员以及情绪不稳定人员,“就是多谈话,做工作。”周茂丽说,每个人的状况要熟记在心里,当她们的一些情况发生变化时,要能及时的去告诉她们,并提出有效的建议或者意见。

工作再难也不曾退缩 谈及家人满是愧疚

东城看守所女子羁押区共有10个监室,周茂丽分管其中4个,共52人。记者了解到,刚到看守所工作的时候,周茂丽特别不习惯,还曾被被监管人员气哭过,也打过退堂鼓,但都咬牙坚持下来了。只有一次,她把不良情绪带回家过,没忍住,和丈夫发了脾气,才十几岁的儿子问她,“妈妈你不高兴吗?是因为工作?”周茂丽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不能让孩子有那样的感觉。”从那之后,她下班回家都会管理好情绪,第二天再精神饱满的去上班。

在周茂丽的印象当中,从小到大,只带孩子去过一次游乐园。2003年,孩子考大学,她仍然在坚守岗位。考完试后,孩子和爸爸一起买了不少吃的东西,去看守所看周茂丽,“幸好考得不错,要不然我真的会很难过。”说着说着,周茂丽的泪水夺出眼眶。



    分享到: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郜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