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库 > 2021年专题 > 202105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 > 新闻速递

电信诈骗境内“帮凶”成警方重点打击目标

本站发表时间:[2021-05-11] 来源:新京报客户端 作者:张静姝 黄琪峰

打击“帮凶”,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有效遏制诈骗犯罪的发生,切断国内链条,从源头上守住老百姓的“钱袋子”。

通过“广撒网”的方式为诈骗集团“推广引流”,提供精准诈骗对象,为诈骗过程中遇到账号被封的情况提供“账号解封”服务,某些国内涉案组织已成为境外诈骗团伙的“帮凶”,二者相互勾结,形成了一条网络电信诈骗黑色利益链条。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警务支援支队案件中队副中队长王斌彬介绍,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网络电信诈骗的持续打击,不少过去盘踞在国内的诈骗集团转向了境外,这让打击抓捕难度加大。网警在梳理报案人提供的信息时,发现了一些国内“帮凶”的存在。

打击“帮凶”,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有效遏制诈骗犯罪的发生,切断国内链条,从源头上守住老百姓的“钱袋子”。

3月31日,通州警方对一个为境外诈骗分子提供“推广引流”服务的公司进行打击,抓获44名成员,其中43人被刑事拘留,1人被取保候审。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供图

推广引流:让受害者上境外骗子的“钩”

新京报:国内的涉案组织是如何帮助境外诈骗集团的?

王斌彬:他们主要做两件事:引流推广和解封账号。

推广引流就是帮诈骗分子寻找到精准的诈骗对象。比如刷单诈骗,“帮凶”团伙会大量搜集用户在各大平台上填写的个人求职信息,有针对性地编造出话术,再向这类人群大规模精准投放。也许发送100个邮件,有两三个人相信了,会根据邮件指引加一个QQ号,一旦添加,便是“上钩”的开始。因为这个QQ号就是境外骗子的,这些“帮凶”为骗子送上了一个又一个非常可能成为被骗对象的人。

再举个例子,现在最常见的诈骗手段之一——视频裸聊,也靠“帮凶”引流。“帮凶”把用视频聊天交友的用户称为“色粉”,他们捏造虚假身份信息活跃于各类交友软件,广撒网筛选出有需求的“色粉”,聊得差不多后便引导用户添加境外骗子的微信或QQ号,这也是“引流”的过程。

新京报:有打击过这样的团伙吗?

王斌彬:今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接到辖区群众报警称,他参与了一起刷单,被骗9000多元。在对涉案信息进行梳理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为境外电信诈骗集团提供“推广引流”服务的账号,接着揪出了一个国内的涉案组织。

这是一家2019年成立的公司,表面上是做中医茶品理疗和直播带货的,但实际上公司负责人在为境外诈骗集团做“推广引流”任务。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带领各自组员按照境外诈骗分子提供的“引流话术”,给一些正在找工作的人群发邮件。诈骗分子按照每万条邮件1200元的价格支付佣金。

3月31日,我们对这个公司突击抓捕,抓获44名成员,其中43人被刑事拘留,1人被取保候审。

3月31日,通州警方打击为境外诈骗分子提供“推广引流”服务的公司现场。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供图

解封账号:给诈骗分子“递刀”帮其完成诈骗

新京报:诈骗分子为什么要解封被冻结的QQ账号?

王斌彬:犯罪分子利用QQ实施诈骗的过程中如果被投诉,这个QQ账号就会被暂时冻结,必须解封后才可使用,有国内不法分子就盯上了这个“商机”,干起了解封业务。

一般来说,如果骗子急着去解封某个账号,很大概率是因为这个账号里有十分重要的诈骗对象,并且很可能这些被骗对象已经被引入骗术,骗子即将得逞,不然他不可能花心思去急着解封账号。

按照现有的QQ账号解封规则,账号持有人可以通过人脸识别、好友互认、短信认证等4种方式将账号解封,国内不法分子手里有很多这样的QQ号,互相认证解封,几分钟就可以搞定一个。

新京报:这些解封QQ号的“帮凶”如何获利?

王斌彬:2020年底,我们打掉了一个非法解封QQ账号牟利的团伙,抓了3个人。据查,有20000多个QQ号被非法解封,可追溯到来自全国各地的872个案件,其中涉及北京的有十几起,涉案金额超过200万。也就是说,被这20000多个QQ号诈骗并且报警的人有800多位,这还不排除有些人因涉案金额不多或者其他原因没有报案的情况。

从嫌疑人口中了解到,他们每成功解封一个QQ号,会按10元至20元不等的价格收取“服务费”。这些“帮凶”心知肚明对方在做什么,但他们更注重自己眼前的非法利益,根本不考虑这种行为背后让多少人倾家荡产,所以我们的打击工作非常有必要。

打击“帮凶”可以有效遏制诈骗得逞

新京报:如何看待从直接打击诈骗团伙到打击“帮凶”这种转变?

王斌彬:此前对电信诈骗案件的打击主要是打击犯罪团伙,2016年以后,这些犯罪团伙逐渐由国内转向境外,但我们打击诈骗团伙的脚步一直也没有停下。在梳理报案人提供的信息时,我们更加细致地发现了这些国内“帮凶”的存在。

打击“帮凶”很大程度上可以有效遏制骗子得逞。电信网络诈骗不论是从发案量还是危害程度来说都太大了,把国内的链条切断其实是在避免案件的发生,从根本上保护群众的利益不受损失。

新京报:这个工作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王斌彬:事主的信息是在哪个环节被骗子盯上的、哪个账号用于和境外的诈骗分子联系、哪个号用于协助解封诈骗QQ等问题,一开始都是谜团。网络空间不像现实中的案发现场,没有显而易见的痕迹,只有大量的、各种类型的数据,我们要做大量的数据分析、技术侦查工作。

网警的电脑至少有两个大显示器,我们每天盯着屏幕上一连串的数字、字母以及汉字组合,都是些账号和代码。眼睛发涩、发酸是常态,经常为了把一个数据追踪下去一坐就是两天,中途只是靠在椅背上伸伸胳膊转转头,站起来压压腿,脑子不能走神,否则思路容易断。没办法,为了破案就要生熬。

为了找到有效线索,王斌彬要做大量的数据分析、技术侦查工作。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供图

新京报:怎么锁定犯罪嫌疑人?

王斌彬:事主是我们重要的切入口,但大多数来报案的人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被“盯上”的。我们了解案发经过后,会结合已有的经验和数据,挖出谁在幕后操作,找出推广者和解封者,一步步锁定犯罪嫌疑人。

新京报:锁定犯罪嫌疑人后还需要做哪些工作?

王斌彬:和前期工作一样,锁定犯罪嫌疑人后,数据信息依然是我们要攻破的“山头”。

我们要从海量的数据里挖出关联,将它们和已有的案情进行核对。在固定证据以后,再对嫌疑人逐个击破,了解分工,最后完成抓捕。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于平平]